86

特朗普的流氓美国

纽约—特朗普向二战结束后花了多年时间费尽心血建立起来的全球经济大厦扔了一颗手榴弹。他试图摧毁这一机遇规则的全球治理体系——最近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就是明证——而这只是这位美国总统对基本价值观和制度体系发起的最新一次攻击。

世界只能缓缓面对特朗普政府日程的邪恶。他和他的爪牙们曾经将美国媒体——保护美国人民自由、权利和民主的关键制度——称为“人民的敌人”。他们曾经试图破坏我们的知识和信念的基石——我们的认识论——只要对他们的目标和观点构成挑战的东西,一概都打上“假”的标签,甚至连科学本身亦不被接受。特朗普就拒绝巴黎气候协定所提出的子虚乌有的论证只不过是最新的例证。

在十八世纪中叶之前的一千年里,生活水平一直没有什么进步。启蒙运动通过其所倡导的理性讨论和科学调查,为此后两百五十年生活水平的巨大提升奠定了基础。

启蒙运动还带来了发现和纠正偏见的决心。人人平等的思想——及其人人都应拥有基本个体权利的推论——迅速普及,社会随之掀起了一场战斗,消灭基于种族、性别直到人的其他身份特征(包括残疾和性取向)的歧视。

特朗普似乎要扭转这一切。他拒绝科学,特别是气候科学,这威胁到技术进步。他对妇女、西班牙裔和穆斯林的偏执(他和他的家族能够从中渔利的波斯湾石油国家统治者除外)威胁到美国社会和经济的运转,破坏了人们对美国制度人人平等的信任。

作为一位民粹主义者,特朗普利用了近几年来普遍存在的无可厚非的经济不满——许多美国人因为不平等性的猛烈加剧而向下流动。但他的真正目标被他的税收和医疗计划揭露无疑,那就是牺牲支持他的人中饱他自己和其他镀金时代寻租者的私囊。

从目前的内容看,特朗普所提出的税收改革的累退性(其收益流向收入分布顶层的比例)较小布什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外,在寿命预期已经开始下降的美国,他的医疗改革将让2,300万多新增美国人得不到医保。

特朗普及其内阁也许知道如何做生意,但他们对于整体经济体系如何运行一点了解都没有。如果其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得到实施,将导致更大的贸易赤字和制造业的进一步衰落。

特朗普将让美国蒙难。其全球领导角色一直在受到破坏,早在特朗普用退出巴黎协定之举背叛190多个国家的信任之前就已经如此。如今,重建领导力将要求真正的史诗级努力。我们共享着一个地球,世界从惨痛的教训中学到,我们必须齐心协力。我们还学到,合作能让所有人受益。

那么世界应该如何面对这位沙坑里的熊孩子?他什么都想要,又蛮不讲理。世界如何对付一个“流氓”美国。

德国总理默克尔给出了正确的答案。上个月,在与特朗普和其他G7领导人会晤之后,默克尔说欧洲不能继续“完全仰仗他人”,而必须“靠自己为自己的未来奋斗。”欧洲应该团结起来,重新致力于启蒙运动价值观,并抵制美国,就像法国新马克龙用一次握手有力地回击特朗普不成熟的带头大哥式的主张权力的方式

欧洲不能指望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帮他们御敌。但与此同时,它应该认识到冷战已经结束——不管有多么不承认这是美国的工业-军事成就。尽管打击恐怖主义既重要,成本也高,但制造航空母舰和超级战机已经不是解决之道。欧洲需要为自己决定付出多少,而不是屈从于要求GDP的2%的军事利益的颐指气使。政治稳定可能通过欧洲重新致力于其社会民主经济模式更加能够保证。

现在我们还知道,世界不能指望美国解决气候变化所造成的生存威胁。欧洲和中国就深化绿色未来承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对地球正确,对经济也正确。正如投资于技术和教育让德国在先进制造业具备了碾压被共和党意识形态毒害的美国的优势,欧洲和亚洲也可以在未来绿色技术方面形成美国难以企及的优势。

但世界其他国家不能让流氓美国毁掉地球。也不能让流氓美国凭借不开明的——事实上,是反启蒙的——“美国优先”政策利用这一点。如果特朗普想要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世界其他国家就应该对不符合全球标准的美国出口商品征收碳调节税。

好消息是大部分美国人都不支持特朗普。大部分美国人仍然相信启蒙思想价值观,接受全球变暖的现实,也愿意采取行动。但是,只要考虑到特朗普因素的存在,显然理性的争论是无法取得效果的。是时候采取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