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再次重启对俄关系?

发自伦敦——西方与俄罗斯的关系的问题已经被诸多关于黑客,性丑闻和潜在勒索的媒体报道所淹没了。而前英国间谍克里斯托弗·斯蒂尔关于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几年前在莫斯科活动的材料可能会证明是像当年萨达姆·侯赛因拥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一样可信——又或是一派胡言,而对此我们根本无法分辨。但很显然,这些故事已经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忘了真正的任务是要去弥合俄罗斯和西方之间外交鸿沟。

一个西方人——即便是像我这样具有俄罗斯血统的人——很难对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抱有好感。我讨厌他的政府利用与“外国特工”相关的法律来骚扰和关闭非政府组织的做法,也憎恨其利用侵犯人权,暗杀,肮脏伎俩和刑事起诉等行为来恐吓政治对手的手段。

但似乎无可争议的是,今天这个反自由且奉行威权主义的俄罗斯在某种程度上同样来自于与俄罗斯历史上或其在1990年代面临分裂威胁时与西方打交道时产生的屈辱感。

这种屈辱感植根于俄罗斯的观念之中,伴以大量的偏执理念和对后共产主义时期历史的误解,认定西方——特别是美国 ——是最大的罪魁祸首。但这种认为俄罗斯甘意放弃自身庞大帝国加入西方民主阵营却惨遭拒绝的想法是错误的。当时的苏联已经步履蹒跚,既无力维持其二战后的地盘,甚至连战前的疆界都保不住。而东欧及苏联疆界内的人民则对最终摆脱克里姆林宫的控制而欢欣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