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her with her newborn baby Getty Images

特朗普的产妇健康战争

华盛顿—2014年12月,萨洛姆·卡尔瓦(Salome Karwah)登上《时代》杂志《年度人物》特刊封面。卡尔瓦是一名助理护士,2014年,她不仅从家乡利比里亚的埃博拉疫情中生存下来,还帮助大批患者来到她的埃博拉小屋。卡尔瓦是一个悲剧英雄。一年前,她死于难产,每个月,难产都要夺走两倍于整个埃博拉疫情的生命。

纵观人类历史,分娩对妇女和新生儿都是一道鬼门关。在十九世纪,欧洲有百分之一的孕妇最后一尸两命。1847年,匈牙利产科医生伊格纳兹·泽梅尔魏斯(Ignaz Semmelweis)提出,紧靠医生消毒双手,就使他的诊所产妇死亡情况大幅下降。但他的发现基本被忽视,直到十年后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普及微生物致病论。

在包括利比里亚在内的许多国家,产妇死亡率至今任何维多利亚时代的欧洲一样高。自1990年以来,全球产妇死亡率下降了近一半,但每天仍有大约830名妇女死于与妊娠有关的原因。这些死亡病例大部分是因为出血和感染等可预防的并发症。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许多母亲的生命通过注射催产素止血、使用消毒分娩工具、将妊娠推迟到成年后就可以预防。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Subscribe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https://prosyn.org/v9fMc7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