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struction laborers work on the site of a new residential building in New York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给特朗普的贸易教程

圣何塞,加利福尼亚—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美国对中国的5,000亿美元贸易赤字意味着美国“亏了”5,000亿。显然,他认为贸易盈余和赤字构成一国的盈亏报表。大错特错。

比方说有一家开发商,正在纽约市建造一栋公寓楼,它从中国采购了5,000万美元建筑材料,又花了5,000万美元购买本地服务。如果这家开发商随后以1.1亿美元的价格将这栋楼卖给了美国买家,那么他就赚取1,000万美元利润。

显然,这从商业和经济来说都是划算的买卖。花在中国进口材料商的5,000万肯定不能被认为是“损失”。但特朗普的逻辑正是如此。更糟糕的是,特朗普要求,要“让双方平等”,中国得采购5,000万美元的美国产品——否则就要征收关税,让未来美国开发商采购中国建筑材料变得更加昂贵。

如果(比如)新关税总共等于“损失”的25%或1,250万美元,这项工程的总成本将上涨到1.125亿美元。1.1亿美元的销售额意味着250万美元的损失,而不是1,000万美元的利润。明智的开发商会提前算到这一点,有可能干脆放弃这个项目(除非他们能找到价格更好的本地供应商)。这将波及整个经济,特别是如果关税影响到大量投资的话,特朗普的钢和铝关税就属于此列。

对于与特朗普存在同样逻辑漏洞的人,可以进一步澄清重点。开发商花在中国身上的5,000万美元换来了价值5,000万美元的货物。这是一笔等价平衡的交易。要求中国采购价值5,000万美元的美国商品没有什么效果;这只能产生另一笔等价平衡的交易。

用特朗普最爱的赤字和盈余的说法讲,美国可能因为开发商的交易而产生5,000万美元的“货币赤字”,但会实现价值5,000万美元的“商品盈余”。美元是全球主要储备货币,这一事实让这一切显得更加合适,因为开发商可以直接用美元支付中国的材料。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如果美元不是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美国政府就有更多的理由担心源自贸易的货币赤字,因为开发商随后必须购买价值5,000万美元的其他货币——比如日元——来完成交易。这会引起担忧,认为美国的日元储备会耗尽,购买更多会导致美元贬值。如此,美国政府可能会鼓励外国更多购买美国商品,以求“平衡”货币赤字。

但这并不是特朗普所面临的情况。相反,中国人最后得到了银行账户里的5,000万美元,可以用这笔钱来购买美国国债,进而为美国预算赤字提供融资(长期以来一直如此)。他们也可以用这些美元购买美国股票,帮助美国企业和整体经济,或者购买来自第三国的产品,提振全球贸易。

在开放经济中,企业可以在任何能够进入的市场自由买卖产品。在我们的例子中,中国人没有强迫或欺骗开发商去采购他们的建筑材料。相反,自愿的买家根据直接的经计算计选择与自愿的卖家做买卖。开发商更有可能不从美国供应商那里采购材料,因为后者的成本更高,导致他们丽人降低——甚至出现亏损。如果政府迫使企业做出经济上明显次优的选择——如通过关税这样做——那么经济的其他部分就会蒙受损失。

因此,美国每年都有8,000亿美元贸易赤字,这只是因为美国企业和消费者选择从世界购买的商品比世界从美国购买的商品多出8,000亿美元,而这又是因为其他国家拥有某些优势,比如价格比本国对应物更低。对于企业来说,这意味着更大的利润边际。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意味着可以把更多钱用在其他商品和服务上。无论如何,美国经济都会受益。

全球经济亦然,因为这8,000亿美元盈余美国货币可以被世界用来购买金融或实体资产。这不会危害到美国——储备货币发行过的独一无二的优势——又能提振全球经济活力和增长。

从政策角度,美国应该关心的所有事情是确保通货膨胀不紧随美国货币超额供给而来。这不是特朗普政府的责任,而是美联储的责任,而它在这方面的纪录相当抢眼:尽管自1990年以来货币赤字总额已达到14万亿美元,但美联储成功将通胀控制在较低水平。

至于特朗普——或者至少是他的幕僚们——他们迫切需要更好地理解全球贸易的实际运行情况。否则的话,特朗普政府的鲁莽干预有可能会一直持续甚至升级,给美国和全球经济造成严重伤害。

http://prosyn.org/1qi9yxh/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