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ner4_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_maga rally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美国大选真正的意义是什么

芝加哥—下月举行的美国大选无关政策,甚至无关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大选关乎美国的宪法制度。这并不是说大选可能终结宪法体制。尽管特朗普有独裁情结而且崇拜像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那样的独裁者,但即使他再度当选,要想成为独裁者也不太可能。美国所面临的真正问题关乎国家政府在美国生活中的作用。

特朗普主义不过是一系列民粹主义浪潮中最新的一次,这样的浪潮由民众对华盛顿不负责任、自私自利的政治精英的愤怒所催生。事实上,早在华盛顿建市之前,类似的故事就已经发生过。美国独立战争的对象是伦敦遥远、自私自利的精英阶层,随后很快就爆发了有关国家政府权力的重大纷争。

批评者认为拟议中的新宪法将创造国家执政精英,从而,对来之不易的殖民地国家主权起到破坏作用。尽管宪法拥护者最终占据了上风,但事实证明,批评者们颇有先见之明。几乎同时,民粹主义运动就开始挑战所谓的精英执政。杰菲逊民主于1800年推翻了邦联精英,而后,杰克逊民主又于1829年推翻了杰斐逊精英。

尽管杰斐逊民主和杰克逊民主在诸多领域均存在显著差异,但两者都反映了同样的观点,那就是,领导美国独立战争的精英违反了民众自治的承诺。当选官员、法官和官僚阶层似乎均出身于上层的著名家庭,并且按照相应的规则来推动执政,这一切像极了美国人刚刚摆脱的腐败贵族阶层。解决方法是通过扩大公民权、扩大民主范围以涵盖更多职位(如州法官职位)和限制国家政府权力来将政治权力还政于民。

上述民粹主义浪潮曾被关于奴隶制和南北战争的争论所暂时取代,但19世纪末又重新成为人们所关注的核心。这次的领导者是那些自认为受到两大主要政党忽视、以及上述政党所服务的银行和铁路机构剥削的南部和中西部农民。民粹主义者将杰克逊奉为英雄,并将整个政治制度攻击为腐败,并且成立人民党来为自身利益服务。

下一波民粹主义热潮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之中。路易斯安那州州长兼时任美国参议员休伊·朗等政客上台,并承诺将富人的财富重新分配给穷人。朗指责老牌政治家实行富豪统治,并企图破坏从州议会到大学系统在内所有具备竞争关系的权力中心。到1935年他去世时,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吸引了大量的追随民众。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_thegreenrecovery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Green Recovery special-edition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迄今为止,最后一次爆发民粹主义浪潮是在20世纪60年代,当时,南方政治家兼种族主义煽动者乔治·华莱士试说服北方民众支持他竞选总统, 声称联邦官僚机构(即“大政府”)要为美国的所有问题负责。上述反精英主义在左翼力量中也十分普遍,上述势力指责种族主义、帝国主义体制发动冷战并干涉越南事务。

民粹主义逻辑简洁而有力:如果事态发展不及预期,那么,政府及其执政精英就应当为此负责。尽管美国民粹主义分子也攻击州政府,但联邦政府因为地处遥远一直是他们的首要目标。民众可能信任地方政客和他们自身的参议员或代表。但除总统和国会领导人外,联邦官员基本都不是熟悉的面孔。

每当内部矛盾盖过民众热情,所有民粹主义运动就都化为乌有。民粹主义分子厌恶精英阶层,但不让自己的精英分子上台,却又无法执政。杰斐逊民主诞生了由弗吉尼亚州种植园主执政的一党制国家;而杰克逊民主则产生了由老板和专业政客控制的腐败政党制度;每当为取得政治进展而与民主党妥协,民粹主义运动就会失去强劲的势头。而有时民粹主义者又会被知名政客所打败,或者由于条件逐渐改善而不断衰落。罗斯福借左转来抵制20世纪30年代的朗式民粹主义,而伴随吉姆·克劳下台和越南战争结束,20世纪60年代的民粹主义也走到了尽头。

我们应当将特朗普民粹主义和特朗普分开来看,特朗普不过是借用了一股并非由他发起、更非由他掌控的政治浪潮。其主要来源是因为文化自由主义、经济停滞和不平等加剧所带来的愤怒——所有这些都被多多少少归咎于国家精英及其所主导的统治制度。同样,这股浪潮曾帮助相对局外人巴拉克·奥巴马击败2008年的体制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约翰·麦凯恩,尽管奥巴马是一位技术专家,并且以相应的方式进行执政。

民粹主义之所以危险,是因为它植根于对既有政治机构和专业政治人士毫不妥协的敌对态度,无论他们多么不完美,最终我们却没有选择而只能与之相处。这就是为什么从事后看来,即使民粹主义导致合理不满引发政府和公众关注从而发挥了好的作用,但却依然不合理的理由。特朗普对体制和规则的攻击因拒绝和平移交权力而达到高潮,从而正在向无政府主义过渡。

于是,就要说到下个月的大选了。我们尚不清楚导致特朗普掌权的21世纪民粹主义浪潮是否已走到尽头。有可能疫情爆发已经提醒人们,政府中的专家和专业人士自有其优点。但如此多美国人全身心投入,抵制那些从未当选的“深暗势力”官僚,特朗普主义可以不用指名这股势力就源源不断地从中汲取养分,也许需要由某个新的论坛牵头——从而可能导致更多年的混乱和分裂因素。只有彻底击败特朗普及共和党人,才能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

https://prosyn.org/7kZlqh0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