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破败的美国民主制度

发自纽约——美国总统特朗普对2015年巴黎气候协议的狂热反对在某种程度上是其无知和自恋的产物。但这些举措的意义可不仅限于此,而是反映了美国政治制度的深层次腐化,正如最近发表的一份评估指出的那样,该政治制度已经不再是一个“完全的民主制”了。美国的政治已经沦为了大企业利益的游戏:为富人减税,放松对大型污染企业的管制,对世界其他地区输出战争以及全球变暖。

在上周的会议中,G7集团中的六个成员国都努力尝试改变特朗普对气候变化的立场,但此人却依然故我。欧洲和日本的领导人一直习惯于把美国当作在关键问题上的盟友,但随着特朗普的上台,他们也是时候反思一下这个习惯了。

但这可不仅仅是特朗普自身的问题。那些生活在美国的人们都知道,美国的民主体制在过去几十年中已经明显恶化,而整个过程可能早在1960年代美国人开始对政治制度失去信心时就开始了。美国的政治变得越来越腐败,自私自利且脱离民意,而特朗普不过是这一更深层次政治弊病的某个令人震惊和危险的症状而已。

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体现了众多得到美国国会共和党广泛支持的,卑鄙自私的优先事项:牺牲那些扶助穷人和工薪阶层的项目来为富人减税;牺牲外交利益来增加军费开支;并允许以“放松管制”的名义去破坏环境。

而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他最近这段出访行程的亮点是与沙特阿拉伯签署了一项价值1100亿美元的武器交易,认定其他北约成员国军费开支不足并大加指责,还拒绝接受各盟国要求美国继续对抗全球变暖的呼吁。而这些可怕的政策则得到了国会共和党人的广泛拥护。

与此同时,特朗普和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正在试图通过立法剥夺超过2000万人的医疗保障以留出空间来减免顶层富豪们的税收。特朗普新近提出的预算案将削减医疗补助(穷人的健康保险)��营养补充援助计划(为穷人提供食物),对外援助(为世界最贫穷的人们提供援助),对联合国的资助,以及科学和技术方面的支出。简而言之,特朗普总统将联邦的教育,培训,环境,民用科学,外交,住房,营养以及其他民众急需的优先事项都排除在外了。

这可并不是大多数美国人想看到的结果——甚至都不沾边。多数人想要对富人征税,维持健康保险覆盖,停止美国的对外战争并抗击全球变暖。根据最近的投票数据,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想留在特朗普已声言退出的《巴黎气候协议》之内。而特朗普及其亲信正在做的是与舆论对抗,而非代表之。

支撑他们这样做的有且只有一个原因:钱。更确切地说,特朗普的政策就是服务于那些支付竞选献金且实际上在运作美国政府的大企业利益。而特朗普体现的正是一个长期过程的最顶峰——强大的企业游说者已经用金钱铺就了通往权力之路。如今埃克森美孚,科氏工业,大陆能源等众多大型污染企业已不再需要游说;因为特朗普已经把开启国务院,环境保护局和能源部大门的钥匙交给了它们,同时他们的人还窃据了高级国会工作人员的职位。

这些企业的大部分钱都是可追溯的;其余的则隐姓埋名变成避免公众监督的“灰钱(dark money)”。而那些被企业捐助者们好酒好肉伺候着的最高法院法官则在臭名昭着的公民联合会判决中为这些腐败资金的保密开了绿灯。

正如调查记者简·迈耶(Jane Mayer)所记录的那样,灰钱的最大来源是David和Charles Koch两兄弟,他们从其父处继承了高度污染的科氏工业集团(Koch Industries),而其父甚至曾为德国纳粹政权建造一座大型炼油厂。总资产净值约为1000亿美元的Koch兄弟在过去几十年间花费巨资接管了美国政治制度,也把其他右翼企业动员了起来。

在税收政策和气候变化方面,共和党几乎完全被科氏兄弟及其石油关联企业所掌控。这些人的不道德目的很简单:无论对地球造成何种影响,都要削减公司税和放开石油和天然气管制。为了实现这些目标,他们早就准备好去剥夺数百万贫困人口的医疗保险覆盖,更令人震惊的是,使整个地球处于全球变暖的严重风险之中。他们的邪恶令人齿寒,但却是真切存在的,而特朗普就是他们的仆人。

就在特朗普这轮出国访问之前,22位共和党参议员向他递交联名信,要求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而这些人几乎都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处收受了大笔竞选资助,其中大多数可能直接依赖于科氏兄弟以及他们秘密资助的游说组织的捐款。正如公共利益组织政治响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报告显示,石油和天然气企业在2016年选举中的联邦候选人的捐款总额达1.03亿美元,其中88%流向了共和党人——这还只是那些可以跟踪到特定捐助者的资金。

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非常有必要了解美国如今的状况。这个曾经正常运作的民主制度的正式架构背后是一个由企业利益运行的政治体制,服务于为富人减税,卖武器,污染无罪等自私目的,而对这些企业言听计从的特朗普只是它们物色到的一个无耻代理人和银幕小丑而已。

现在世界其他国家要做的事就是对美国企业无止境的贪婪说不,而美国人自己则要通过将灰钱和企业恶行排除在外来重树民主制度。鉴于参议院共和党人的优势较弱(52比48),只需要民主党人和三位诚实的共和党人就足以阻挡大部分或全部的特朗普-科氏议程。因此尽管情况非常危急,但却不是无法挽回的。美国人——以及全世界——都应该得到更好的政治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