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总统会干些什么?

首尔—特朗普上台时承诺要全盘改革美国的经济政策。和此前诸任美国总统一样,他很快就发现,美国的政治制度就是为了防止大规模的迅速变化而设计的,方法就是引入巨大的制度障碍,国会、公务员、州政府、法院都属此列。

从个人所得税改革开始说起。这应该易如反掌,因为总统和国会共和党领袖站在同一条战壕里。特朗普要将政府的“咸猪手”赶出美国人的钱包,将一般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从39.5%降低到33%,这与共和党主流意识形态——高税率在惩罚成功、遏制创新——完全一致。

但是,要具备政治可行性,为富人大幅减税的政策必须辅之以为中产阶级减税,至少要装装样子。而全面减税将令预算不堪重负,刺激国会中仍有不少人的赤字鹰派。

你可能会想到用填补避税漏洞的方法来抵消降低税率所带来的政府收入下降。但甲的避税漏洞可能是乙额权利。即使有经济上的理由可以取消(比如)按揭利息抵税,这样做也必将引起贷款买房的屋主的强烈抗议,包括许多特朗普的选民。特朗普的房地产界的朋友们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