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特朗普的计划真能提振美国的需求吗?

坎布里奇—自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竞选以来,媒体和金融市场便聚焦于他减税和未来十年支出1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的方案。人们预期这些政策将提升总需求,这导致长期利率升高了50个基点。

但认为特朗普的政策将带来更高的物价和工资与其他的方案中的细节并不相符。只要你听了他的演讲,或读过他的竞选材料,就应该注意到他并没有提出联邦政府应该进行基础设施投资。他没有要求采取基于赤字支出的凯恩斯主义财政刺激。相反,特朗普的竞选材料提出“赤字中性的基础设施税收优惠制度”,以激励私人企业上马公路、桥梁、隧道、机场等项目。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当然,国会是否会同意这些规模巨大的新税收优惠尚不清楚。并且即使国会真的同意了,也不能就此保证企业一定会按照特朗普设想的那样做出反应。

过去,传统投资税收优惠被成功地应用于鼓励企业扩大产能生产它们制造和销售的产品。但企业能从拥有公路、桥梁和隧道中收获什么收入?即使有收入可图——比如机场就可能带来收入——企业也有可能因为必须依赖长期定价协议而退缩。

并且这很容易陷入将减税视为提振总需求之道的思维陷阱。但国会共和党可能坚持通过限制个人目前用来减少税单的抵扣项抵消个人所得税的削减。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Paul Ryan)代表共和党提出的税收计划要求废除除了慈善捐赠和按揭利息之外的所有扣减项。这一变化将增加大约相当于GDP的1%的收入,足以抵消相当大幅度的个人税率扣减。

著名的罗纳德·里根1986年税收改革法是一项旨在改善激励的供给侧政策,而不是旨在让人民兜里有更多现金的传统需求侧政策。里根税收计划利用抵扣规定的变化和其他会计规则变化来抵消税率的大幅降低(最高税率从50%下降到28%)。更低的边际税率诱导个人工作更长时间,让他们的潜在所得更多地以应税现金的形式而不是补贴福利和其他非应税报酬的形式获得。

如果个人没有对激励的变化做出反应,里根减税就将是收入中性的。但是,由于纳税人确实因为激励的改善而做出了反应,真实税前所得出现了上升,税收也确实增加了。共和党国会可以很好地在里根的供给侧政策的基础上设计特朗普的减税计划。

里根减税实施30年来,税率大幅提高,特别是对高收入纳税人而言。工资和薪水最高税率从28%增加到39.6%,某些形式的投资所得最高税率更是高达43%以上。

据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在1984年到2013年的30年中,大部分收入群体的有效税率有所下降,但顶层1%的有效税率大幅上升。具体而言,对于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一家庭,2013年有效税率为3.3%,大约相当于此前30年平均水平的一半。对中间五分之三的家庭,2013年有效税率为13.8%,而此前30年平均水平为16.6%。对其上的19%纳税人,有效税率只是略微下降。但对最顶层的1%,有效税率升高了3.4个百分点,达到了34%。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税率提高、税收负担向最高收入群体转移的背景下,国会以收入中性的方式降低最高税率、扩大税基不足为奇。

当然,此时没有理由追求增加总需求。经济已经实际到达充分就业状态,10月份失业率为4.9%。趋紧的劳动力市场过去一年导致核心消费物价指数(剔除食品和能源)上涨了2.2%,而此前一年的涨幅为1.9%。生产工人的工资则增加了2.4%,快于物价水平。美联储可能在12月开始升息过程,而不需要抵消任何需求的财政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