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chellaney121_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militarysoldiersarmy 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不断削弱美国的中东情结

发自新德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2019年国情咨文讲话中宣称:“伟大的国家不会打无休止的战争。”他的看法是对中东的军事介入推动了美国势力的相对衰落并促进了中国势力的崛起。但就在发表上述演讲后不到一年,特朗普下令暗杀了伊朗最高军事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将军,一把将美国推到了另一场战争的边缘。而促使他这样做的那股力量正是来自于美国对插手长期动荡的中东地区的痴迷。

中东对美国来说其实已经不再是生死攸关。页岩油气的开采使美国实现了能源独立,因此确保中东石油供应不再是战略要务。事实上美国已取代伊朗成为印度的重要原油和石油产品供应源,而印度则是仅次于美国和中国的世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此外以色列也已成为该地区的主要军事大国(以及唯一的核武国家),因此也不再需要美国密切保卫。

如今美国的重大利益已转变为抵制中国修改领土和领海分界等挑战国际准则的行径。这也是为何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在上台之初就承诺要“重返亚洲”。

但是奥巴马未能贯彻其将美国外交政策重心移出中东的各项计划。相反,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再到索马里和也门等地实施了多次军事运动。在利比亚,他的政府在2011年推翻了强人穆罕默德·卡扎菲(Muammar el-Qaddafi)并导致该国陷入混乱。同年在埃及,奥巴马对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的倒台欢庆不已

而到了2013年军方推翻穆巴拉克的民选继任者穆罕默德·莫尔西(Mohamed Morsi)时,奥巴马却选择袖手旁观并拒绝承认这是一次政变,也只是短暂叫停了美国援助。这反映出该政府惯常的双重标准做派,也鼓励了美国的主要长期竞争对手中国在谋求其南海主张时更加咄咄逼人,包括建造和军事化七个人工岛礁。

随后上台的特朗普本应改变这一切。他一再批评美国对中东的军事干预是靡费金钱,声称自2001年“9·11”恐怖袭击以来美国已花费7万亿美元(布朗大学的战争成本项目则将这一数字测算为6.4万亿美元。)“除了死亡和破坏之外我们一无所获。这事情实在是太糟糕了。”特朗普在2018年的一次发言中指出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此外,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定义为一个“战略竞争对手”——该标签随后被更为直白的“敌人”所取代——还制定了遏制中国扩张并打造一个“从宝莱坞延伸到好莱坞”的“自由开放”印度太平洋地区战略

然而就跟一贯出现的状况那样,特朗普的行动与其言论南辕北辙。尽管多次声言反战,特朗普依旧任命了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这样的战争贩子来辅佐自己,后者被描述为一个“喜欢虚张声势而又野心勃勃的鹰派”,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则在2015年撰写了一篇名为《想要制止伊朗的轰炸就得轰炸伊朗》(To Stop Iran’s Bomb, Bomb Iran)的评论文章。

但或许特朗普对伊朗采取的不必要对立手段并不奇怪。局势的升级始于他就任之初,当时他让美国撤出2015年伊朗核协议(伊朗并未违反)并重新施以制裁,并向各盟国施压要求它们照此执行。此外,自去年五月以来特朗普已向中东地区增派了1.65万名士兵,向波斯湾(而非中国南海)派出了一个航母打击群。可见苏莱曼尼被击杀只是这种行为模式的一环而已。

然而跟美国过去在中东所做的几乎所有干涉措施一样,其伊朗政策也适得其反。伊朗宣布将无视核协议对铀浓缩的限制。特朗普的制裁加重了印度等盟国在石油进口上的支出,还加深了伊朗与中国的关系——后者继续通过私人企业进口伊朗石油,并在伊朗的石油,天然气和石化领域投资了数十亿美元。

除了伊朗以外,特朗普未能使美国摆脱在阿富汗,叙利亚或也门的泥沼。他的政府继续支持沙特为首的对也门胡塞族叛军的轰炸行动,还不时出动美军助阵,导致也门陷入了世界上最为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特朗普去年10月确实命令部队撤离叙利亚,但却缺乏相应的战略规划,以至于让库尔德人——美国与伊斯兰国作战中的最忠实盟友——暴露在土耳其的打击之下,再加上他跟阿富汗塔利班(对全球多项死伤最多的恐怖袭击事件负责)之间浮士德式的出卖良知讨价还价措施,有可能扭转他在中东的唯一成就:大幅减少了伊斯兰国的势力范围。

更糟糕的是,在下令从叙利亚撤军后,特朗普又批准了一项旨在保障该国油田安全的军事任务。而这种对石油的痴迷也导致特朗普去年4月为利比亚军阀哈利法·哈夫塔尔(Khalifa Haftar)背书,还恰好就在哈夫塔尔开始围攻首都的黎波里之时。

特朗普政府不太可能很快改变这一路线。事实上它现在已经将印度太平洋区域重新定义为“从加利福尼亚延伸到乞力马扎罗”,从而特别囊括了波斯湾地区。特朗普政府试图借助这一变化假装其对中东的干预将服务于美国的外交政策目标,但其实恰恰相反。

只要美国仍陷于中东那些“无休止的战争”,它将无法认真去解决中国构成的威胁。特朗普本应认识这一点,而随着自残式的美国中东干预主义周期一再重复,其政府对实现一个自由开放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承诺似乎也可能沦为镜花水月

https://prosyn.org/0aIWM5u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

Set up Notification

To receive email updates regarding this {entity_type},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below.

If you are not already registered, this will create a PS account for you. You should receive an activation email shor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