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特朗普的气候问题替罪羊

发自新德里——美国总统特朗普声称印度要求“几十亿几十亿美元”作为加入巴黎气候协议条件的言论,搅乱了世界上两个最大民主国家之间本应密切的关系。

当特朗普在其退出巴黎协议的讲话中点名批评印度之后,印度外交部长苏沙玛·斯瓦拉什(Sushma Swaraj)反驳说特朗普的指责“毫无事实依据”。斯瓦拉什指出印度加入协议的目的并非“基于贪婪或恐惧”,而是出于“致力保护环境的承诺”。

特朗普坚持认为巴黎协议是不公平的,因为“印度将被允许在2020年之前将其煤炭产量翻一番”,而美国却“应停止煤矿生产”。无可否认,印度的大部分电力依然要通过燃煤发电取得,占了全国能源总量的2/3弱。但问题在于印度缺乏获得廉价天然气的渠道,而这正是美国近年来得以减少其二氧化碳排放的原因。

因此印度别无选择,只能在中期内不断兴建新的煤电厂。正如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指出,当巴黎协议达成后印度仍然需要“快速增长以满足12.5亿人的愿望,其中包括3亿无法获得电力的人们”。

印度现在是世界第三大温室气体排放国——位居中国和美国之后——但这是因为它在经济增长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与此同时,印度一直主张“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认为那些过往对全球变暖影响最大的工业化国家有更大的责任来解决这一问题。

印度有意减少排放量,但这得在发达国家以身作则,分担自身份额的情况下进行。过去曾有人怀疑印度会否遵循巴黎协议中所体现的集体全球性努力。但是针对特朗普的决定,印度政府已经重申会履行协议规定的义务。在最近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新闻发布会上,莫迪立誓要“继续努力”以减少排放,“高于并超越巴黎协议”。

为此,印度已经宣布了雄心勃勃的计划以摆脱传统的高污染发电能源。到2030年,它希望能够从可再生能源中获取40%的电力供应,最早从2022年开始通过太阳能发电获得100兆瓦的电力。事实上今年印度可能就会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三大太阳能发电者——位居中国和美国之后。

印度人想指出的是,虽然中国拥有世界人口的17.5%而印度占17%,但中国占全球排放量的23%以上,而印度则占不到10%。如果将全球排放国以人均排放量排名的话,印度仅排名第128位,位处安圭拉和摩尔多瓦之间。

包括如莫迪和斯瓦拉什在内的印度领导人经常赞美印度在宗教,文化和精神上与环境的关联。“我们对环境的承诺已历经了五千年,”斯瓦拉什在回应特朗普时指出。她还援引了印度教与自然世界的深刻联系来说明“河流崇拜,山丘崇拜,树木崇拜”是“印度的文化遗产”。

尽管特朗普认定巴黎协议会让美国背负“沉重的财政和经济负担”的说法令人生疑,但他的决定尤为奇怪,因为这份协议是自愿的且不具约束力的。根据商定的协议,所有参与国都可以自由确定自己的减排目标和实现这些目标的政策,还可以按照自认为适当的方式来进行修正。

此外,如果一个国家未能实现“本国自主确定”的目标,也不会进行处罚。公开承诺遵守这一协议的国家都是怀着诚意去在道德的约束下履行其特定义务,能追究其责任的也只是舆论法庭而已。

但特朗普在声称印度,而非美国,被“允许”继续其煤炭发电时却完全忽略了这一点。所有195个签署国都提交了各自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如果特朗普不喜欢奥巴马���府制定的目标,那么他可以随时修改。他依然会面对全球的反对,特别是来自那些因为美国愿意分担负担而加入协议的国家。但他完全可以避免不必要地去对抗一个乐于成为美国战略伙伴的国家。

现在的风险是,特朗普对印度的妖魔化可能会破坏美国民主共和两党自2000年以来一直致力推进的旨在强化印美双边关系的努力。在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都同样基于现有的贸易联系,投资以及连接两国的庞大商业和族群网络来与印度发展战略伙伴关系,而特朗普这番无缘无故的言论已经破坏了这些努力。

在印度,有人猜测莫迪可能会推迟原定在本月末进行的访美行程。这是不明智的。印度现在的外交挑战是为了要顶住一位善变的美国总统为讨好其国内选民而偶尔挑起的风波,否则就可能会损害因其与美国的关系而获得的国际和地缘政治优势。

即使印度和美国在巴黎气候协议上意见不一,两国仍然可以在其他重要领域进行协调。例如在最近访问沙特期间,特朗普认定印度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这是个美国也在面对的问题。同时,两国双边贸易额每年超过1000亿美元;印度裔人士在华盛顿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影响。美国众议院现在有五名议员拥有印度血统,而参议院则有一名。

上述这些都是建立更强大的美印关系的支柱,而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忽视从白宫偶尔传来的“错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