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khrushcheva121_Mario TamaGetty Images_trumpclapping Mario Tama/Getty Images

特朗普同志

纽约——“在短短三年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最新发表的国情咨文(SOTU)讲话中宣布,“我们已经打破了美国的衰落心态,而且抗拒了美国收缩的命运。”这种毫无根据的声明——更多的是宣传而非现实——令人想起了约瑟夫·斯大林在1935年发表的“生活已经改善,同志们;生活变得更加快乐”的声明

当斯大林吹嘘“由苏维埃政权带来的工人物质福利的根本改善时,”生产数据却拖了后腿;饥荒蹂躏着民众,在乌克兰尤其如此;而大清洗运动——一场残酷的政治镇压运动——也已经近在咫尺。同样,当特朗普赞美其政府令美国再次伟大时,美国的盟国和朋友却正争先恐后地减少对美国的依赖,美国已经成为对全球稳定的威胁和国际笑柄

特朗普关于经济的声明同样具有误导性。的确,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仍相对强劲,股票价格也已创下历史新高。但就像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莫在国情咨文讲话后所指出的那样,“成百上千万的民众正在挣扎求存,或者在月底付完交通、学生贷或处方药的费用之后没有足够的钱生活。”很大一部分蓝领劳动者根本没有享受到特朗普所吹嘘的“蓝领繁荣”。

我不是说特朗普是新的斯大林,更不是要把今天的美国与20世纪30年代的苏联相提并论。但我能立即听出舆论宣传,特朗普的讲话就是宣传本身。我还知道出色的宣传在为独裁行为创造空间方面会有多么地高效——而且哪怕是最强民主国家在集权主义面前也会变得脆弱不堪。

当然,宣传攻势不仅仅是讲话。独裁统治者利用其他工具来造就伟大的光环。建筑就是这样一种工具。从埃及法老到罗马皇帝,再到像朝鲜金正恩这样的当代独裁者,独裁领袖常常通过建造反映他们辉煌形象的公共空间,利用(或滥用)建筑来操纵公众认知。

莱尼·里芬斯塔尔1938年备受争议的电影巨制奥林匹亚取材于1936年柏林夏季奥运会,其拍摄手法旨在凸显体育场馆的霸气和男性气概——进而凸显纳粹政权。而后是阿尔伯特·斯皮尔20世纪30年代早期对柏林的改造,并借此在一模一样的宏伟和残酷的新古典主义建筑中引入了政权的集权主义野心。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斯大林利用具有自身特色的建筑“古典主义”复制了希特勒的帝国主义模式:高高在上的圆顶、尖顶和其他装饰意味着权力的象征。斯大林还从纽约曼哈顿市政大楼中得到灵感,这所建筑曾经是1910年代帝国辉煌的象征。

现在特朗普政府正在分发一份所谓“让联邦建筑再次美丽”的行政命令草案,该草案将促使建筑师坚持采用受希腊和罗马传统启发的“古典式”结构。该行政命令强调建筑的象征性价值,同时明确反对1962年由约翰·肯尼迪总统支持的呼吁设计从建筑业流向政府的“联邦建筑指导原则。”

也许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早在就任总统之前,特朗普就利用建筑来宣誓自己的特权和权力。例如,其众多特朗普式建筑的共同特征就是拥有华丽的镀金,这与中国的习近平、俄罗斯的普京和土耳其的埃尔多安等众多当代独裁者所崇尚的豪华洛可可风格拥有诸多共同点。

上述领导人还热衷于另一种经典形式的威权投射:那就是阅兵式,这是威权人物试图取悦支持者和威慑反对者的一种屡试不爽的有效方式。2017年,特朗普无法抑制他在巴黎巴士底日阅兵式上的兴奋,那天,在凯旋门旁安排了一场庆祝仪式——而不是秀肌肉。(顺带说一下,这也是斯皮尔对纳粹柏林的一种启示)。两年后,特朗普举行了属于自己的、昂贵得令人炫目的军队阅兵式。

或许有人认为这样的表演会分散注意力。但它们直接导致对危险或鲁莽行为的偏好,包括抗拒对行政权力的一切限制——这是一种正常民主政体所不可或缺的因素。

尤其令人担忧的是特朗普无法接受批评。斯大林以“人民的敌人”之名起诉他所认为的对手,并凭借不忠的罪名监禁或杀害了数千人。当然,特朗普或许无法实现相当于那种程度的压制,但他也利用了同样的说法, 其媒体批评者为“人民的敌人。”

此外,就在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在一次没有传唤证人的虚假弹劾审判中宣告特朗普无罪后,特朗普立即解雇了那些曾在众议院就其迫使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调查一位政治对手作证的人。这就是独裁政权所依赖报复的典型例子。

事实上,在弹劾证人亚历山大·文德曼中校被解雇时,安全官员在光天化日之下将他的孪生兄弟,国家安全委员会律师叶夫根尼·文德曼中校一同请出了白宫。这纯粹是一种怀恨在心的报复。在20世纪30年代的苏联,叶夫根尼会被贴上人民大家庭的敌人(ChSVR)的标签,并在西伯利亚古拉格被判处5年徒刑。

独裁恰恰肇始于此。在美国筹备11月下届总统选举之际,每个公民都有责任理性审视特朗普的独裁冲动。再次当选只会强化这种冲动。片面假设他不会走得太远,或者他就像利昂·托洛斯基口中的斯大林那样是一个无法改变自己国家的过于“平庸”的人(许多布尔什维克都曾同意这一评价)绝非安全之举。

弗拉基米尔·列宁本人也是一名无情的布尔什维克,他曾在1922年写道,“斯大林手中集中了巨大的权力,”但由于诸如粗鲁、狭隘和肆意妄为等特点,“这些权利不会得到负责任的使用。”特朗普也具备一切同样的特点。他手中集中的权力越大,美国民主的长期前景就越暗淡。他再次当选可能意味着一片黑暗。

https://prosyn.org/3eMO3UOzh;
  1. tharoor137_ Hafiz Ahmed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_india protest Hafiz Ahmed/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Pariah India

    Shashi Tharoor laments that the government's intolerant chauvinism is leaving the country increasingly isolated.
    0
  2. skidelsky148_Matt Dunham - WPA PoolGetty Images_boris johnson cabinet Matt Dunham/WPA Pool/Getty Images

    The Monetarist Fantasy Is Over

    Robert Skidelsky

    UK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determined to overcome Treasury resistance to his vast spending ambitions, has ousted Chancellor of the Exchequer Sajid Javid. But Johnson’s latest coup also is indicative of a global shift from monetary to fiscal polic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