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drew5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特朗普和伊朗近乎擦枪走火

华盛顿—美国和伊朗之间近期的危险紧张互动在很大程度上揭示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如何管理其外交政策。主要结论是特朗普根本没有外交政策。重要决定全部基于直觉和往往相互矛盾的冲动作出——比方说,在以武力相威胁的同时寻求达成协议。如果硬要说有什么总体构想或哲学,那就是他希望避免爆发另一场长期、昂贵的战争。但即便如此,他依然几乎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这场战争。

在竞选总统时,特朗普曾承诺撤回美国军队。他有时甚至拒绝对挑衅行为作出回应,尤其是中东地区由伊朗支持团体的挑衅行为。这诱使伊朗人——甚至几乎所有人——认为他会继续认怂。最后,共和党右翼某些人,甚至最重要的是福克斯新闻评论员,都无一例外地称其为软弱。这么说特朗普非常危险:他在任职总统期间充分表明了为什么不应把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选进白宫。

特朗普外交政策行为的另一个特点是,目前他正被一群平庸之徒包围着。这些人既没有广阔的思维、创造性的战略思想也没有独立精神。特朗普迄今为止在三年内换了4任国家安全顾问,换过一次国防部长,还换过一次国务卿;还有几个其他关键外交政策职位依然有待填补。其他人从中得到的教训显而易见:与特朗普相处的唯一办法就是不要挑战他的权威。当总统知之甚少而且缺乏好奇心,这种对盲目顺从的期待就更能带来问题。

傲慢自大的国务卿迈克·彭佩奥被外界普遍视为特朗普顾问团队最有成就的马屁精。曾担任美国众议院议员的彭佩奥也是国会伊朗“政权更迭”核心小组一位健谈的校友。我们在事后得知彭佩奥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施压特朗普下令暗杀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马尼,美国已经将圣城旅划入外国恐怖组织的名单中。一份报告显示,当特朗普最终决定于1月3日下令刺杀伊朗重要性排名第二的政治领导人时,“新团队颇有凝聚力,不像前任团队反对总统的意愿那样强。”

在没有向伊朗宣战的情况下,在伊拉克领土上借助无人机袭击杀害外国官员可能是非法的。但这样的细节不会扰乱特朗普。有证据表明,特朗普的决策没有考虑到可能的后果。在德怀特·艾森豪威尔领导下建立的旨在防止此等鲁莽行为的国家安全体系已经被彻底打破,而总统所掌握的权力则越来越大。如果这位总统性格不稳定,那么整个世界所面临的问题都非常严重。

事实上,因为伊朗领导人精明程度超过特朗普,因此勉强避免了与伊朗爆发全面战争。此次危险事件最重大的人员伤亡是因为一架刚刚从德黑兰机场起飞的乌克兰民航班机惨遭击落,导致机上176名乘员全部死亡。在伊朗向驻有美军的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导弹三小时后,伊朗民航当局允许该航班离港。这次精心策划的针对苏莱马尼之死的报复行动——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再加上由瑞士传递的反馈消息,表明伊朗人想要阻止危险的升级行动。如果与美国开战,他们将会失败,但几乎可以肯定会重创美国资产,包括通过网络攻击等渠道。松了一口气的特朗普接受了伊朗人的信息,并加以效仿。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惊魂未定的国会要求政府汇报杀害苏莱马尼的理由,而拿不出明确理由导致对特朗普及其国家安全官员产生了适得其反的效果。政府方面所提供的理由闪烁其词而又自相矛盾,未能说服立法者存在“迫在眉睫”的威胁迫使总统下手。加之特朗普政府一贯蔑视国会及国会成员及其要求行政机构负责的宪法义务,同时也蔑视立法机关宣战的唯一宪法权力,从而导致了一场限制总统在面对伊朗时发动战争权力的新的国会运动。但众议院和参议院(由特朗普的共和党盟友控制)不太可能就此达成共识,更不用说形成能躲过总统否决的举措。

此外,美伊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糟糕,美国自从杀害苏莱马尼以来损失更大。伊朗宣布其将不再遵守核计划限制,并将研制弹头 预计时间从特朗普上任时的将近15年缩减到短短5个月。美国从伊拉克撤军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这符合苏莱马尼的长期目标。美国军队训练伊拉克军队打击伊斯兰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美国才在巴拉克·奥巴马执政期间应邀回到伊拉克——现在这种训练被暂停了。特朗普不仅没有像承诺的那样从中东撤军,反而增派了数千美军进入该地区。

此外,特朗普及其党羽不可避免地宣称取得了胜利,并指责批评者同情伊朗,甚至偏袒邪恶的苏莱马尼。目前,有迹象显示公众并不相信这种说法。多数人认为该事件导致美国安全度降低,而且他们可能是对的:尽管美伊——以及众多伊朗代理——之间的敌对行动逐渐平息,但很少有人相信这种平静是可以持续的。

https://prosyn.org/s65niPa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