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北约的结束?

斯德哥尔摩——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布鲁塞尔、英国和赫尔辛基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辩护,否认美国国内情报机构所提起的网络战指控后,北约和跨大西洋秩序还剩下些什么?

戴着玫瑰色眼镜来观察这个世界,你可能认为西方最重要的战略联盟或多或少还算健康,甚至是不断增强的。事实上,北约正处于危险之中,而决定北约命运的正是特朗普充满蔑视的双手。

在北约首脑会议召开前和召开期间,到处弥漫着因成员国军费开支占GDP比重而引发的绝望情绪。各国预计到2024年将军费开支提升至GDP的2%,但特朗普似乎认为这一目标应当已经完成了。而在上周的峰会上,他突然间提出新目标是GDP的4%——甚至超过美国自己的军费开支。

可以肯定,在过去几十年间,北约的主要重心放在遥远地区的维和行动,而非强化其地区防御的核心功能。对于多数欧洲成员国来说,联盟运作所带来的和平红利证明了削减国内军费开支的合理性。

但这种态度在2014年发生了改变,当时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并对乌克兰东部发动了秘密的军事入侵。自那时起,北约成员国国防预算平均每年增长约4%,而这导致2024年目标变得明显可行。

更根本的是,特朗普抱怨北约集体防御的大部分重担正挑战美国肩上,这种说法令人怀疑。尽管美国的军事预算约占北约所有成员国国防开支的72%,但美国军事开支的约3/4均用于支撑欧洲以外其他地区的行动。美国国防预算的大约半数用于维系其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存在,而另外1/4则用于中东行动、战略核指挥及控制和其他领域。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此外,尽管美国过去几年大幅增加了在欧洲的防务开支,但应当记住的是,那里的绝大多数美国军队和军事设施实际都集中在从印度到南非的战略弧。借助像拉姆施泰因、费尔福德、罗塔、维琴察和锡格内拉等军事基地,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将欧洲作为在其他地区部署军力的集结地。而美国在英国和挪威设置的早期预警和监视系统并不是为了保护欧洲,而是为了保护美国大陆。

现实是按照美国国防大学的估算,欧洲国防开支总额约为美国欧洲安全开支的两倍,同时也大致达到俄罗斯防务开支的两倍。

我们不应贬低美国指挥、控制和情报力量在欧洲的重要性,但至少应当看清事实。尽管美国陆军最近轮流调派重型装备旅赴欧洲进行军事演习,但其永久派驻的部队只能进行有限的干预。

这解释了北约为什么必须继续提高其在欧洲的防御能力。最低限度,欧洲需要更多军事力量,而那些军力需要能快速部署到关键地区。德国正在建设的全新机动指挥系统迈出了令人充满希望的一步。

但俄罗斯相对于北约的优势与资源无关,而在于指挥和控制。作为单一国家,俄罗斯的军事力量更加一体化,可以按照来自克里姆林宫的战略指令实现更为迅速的部署。2014年的克里米亚行动和第二年的叙利亚行动充分展现了这样的灵活性。

就其本身而言,北约的确建立了所属部队深度整合的指挥架构。但如果没有及时作出部署军力或开展行动的政治决策,这一切其实都无关紧要。在任何军事对抗中,最后的结果取决于意志的统一和高层的决策速度。

问题在于尽管北约的军事能力实际正在改善,但其政治决策能力仍处在恶化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某北约成员国就俄罗斯在其境内发动克里米亚式的秘密军事行动而发出警报,北约将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而后再想象一下美国情报机构确认尽管普京失口否认,但侵略行动的确在进行中。

最后,想象一下特朗普可能会作何反应。他会不会致电普京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普京会不会又一次提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建议”,协助美国调查员了解事实真相?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是否会迅速启动北约协定第五条规定的集体防御原则?抑或他会犹豫、质疑情报的准确性、贬低美国盟友并验证普京的否认是否真实?

这些才是真正令人不安的问题,但我们却不得不问美国总统。现在它们将无限期高悬在欧洲的头顶。

http://prosyn.org/PpqYIyp/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