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特朗普的中东支持者

华盛顿——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禁止七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的努力到目前为止已经为伊斯兰世界提供了如何看待其内阁的晴雨表。但特朗普向一个叙利亚空军基地发射59枚战斧式导弹以反击巴沙尔·阿萨德总统部队最新化武袭击事件的决策很有可能从另一个角度——或许更清楚地表明——各方的立场。

对前美国政府官员和许多穆斯林民众而言,特朗普提出的旅行禁令是对自由主义价值观的背叛,并为极端分子提供了协助他们招募新人的礼物。但在华盛顿在中东地区最古老的盟友当中——这些国家能够从偏袒他们利益的派性总统那里获得最大的好处——他们的反应基本上是一直保持沉默。在整整八年被白宫耳提面命应当怎么做之后,特朗普被视为某种受人欢迎——即使也有可能是令人不安的——改变节奏。

沙特阿拉伯或许是特朗普内阁最大(尽管是沉默)的啦啦队长。沙特阿拉伯从未适应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对伊朗问题的提议,并且尤其在他告知大西洋杂志伊朗人和沙特人“需要寻找某种有效的方式共享社区并建立某种冷静的和平时”被吓了一跳。在邻国也门陷入一场代理战争僵局的沙特人高兴地看到特朗普正在考虑增加援助来驱逐伊朗侵占其战略后院的行动。

沙特在邻国巴林、也是该国亲密的地区盟友(享有沙特免费的石油支持)的情况也是类似的。自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逊尼和什叶派冲突最初爆发以来,巴林领导人一直指责伊朗干预其内部事务(尽管就此提供的证据非常薄弱)。当2011年由沙特领导的武装部队摧毁了岛上的什叶派抗议活动时,奥巴马内阁指责巴林领导人并削减了武器销售。但急于创造就业岗位的特朗普内阁已经取消了奥巴马时代的限制政策,宣布将向巴林出售价值50亿美元的战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