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如何重新谈判NAFTA

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府说,它正在兑现竞选承诺,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事实上,特朗普已经重申,他准备尽快启动重新谈判进程(在“未来两周”内),在于墨西哥和加拿大开始谈判前,将由一个为期90天的国会咨询时期。果真——可能性相当大——如此的话,有必要问一问应该如何正确地进行重新谈判。

当然,特朗普也有可能一股脑儿放弃其重新谈判NAFTA的承诺,这有可能会引起许多美国人的不满,但经济学家认为有利可图。毕竟,他已经放弃了其他许多竞选承诺,包括(此乃幸事)他多次重申的在执政的“第一天”就要给中国贴上货币操纵国的标签。

另一个可能形式特朗普会尝试胁迫墨西哥——它也是特朗普重新谈判计划的主要针对目标——通过(比如)关税等方式,这将违反NAFTA和世贸组织规则。果真如此的话,最终结果将看墨西哥如何反应。而墨西哥确实有不少选择。比如,它可以将关税提高到昔日的“约束税率”(bound rates)、增加从巴西和阿根廷购买的玉米量,减少从美国购买的玉米量。

此外,墨西哥可以报复的领域不只限于贸易。它可以允许中美洲移民过境进入美国,而不是像现在那样予以阻挠。它可以减少在打击毒品犯罪等方面与美国执法当局进行的合作。最令人担忧的是,墨西哥人可以在2018年选择民族主义者安德里斯·曼努埃尔·洛佩兹·奥布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当总统,以此来回应美国的挑衅。

但我们不妨不要先想太多,为了讨论,假设特朗普政府是怀着好意希望重新谈判NAFTA。如此,墨西哥领导人说,“好吧,那么让我们谈一谈。”事实上,这个已经23岁的贸易协定可以在诸多方面进行改进。

首先,NAFTA可以进行扩大,覆盖一些最初谈判时尚不存在的问题,比如电子商务和数据本地化。劳动力保护也可以有所改进,通过保障工人组建独立工会的权利、禁止使用童工、强化人口贩卖执法等措施实现。

类似地,谈判者可以加强环境保护,如保护海洋的措施和强化禁止非法采伐和濒危物种贸易等。这些传统保护可以通过纠纷解决机制和贸易惩罚威胁来支持,这些措施应该与普通商业纠纷解决办法一样可信。

此外,也有空间加强针对公司滥用投资者-国家纠纷解决程序的保护。比如,谈判者可以增加即可驳回滥诉(frivolous suits)的条款,跨国公司以影响其盈利能力为由挑战新监管措施即属于滥诉的一种。

最后,可以将NAFTA扩大到更多国家。加入一些南美国家(如秘鲁和智利)和亚太国家能够构成更广泛的多边方针,带来巨大的收益。尽管特朗普政府表示更倾向于双边贸易协议,但当涉及到更多国家时,更有可能形成共赢协议。

比如,美国牛奶生产商希望加拿大降低进口壁垒,但加拿大没有什么地方有求于美国,而希望日本取消猪肉、牛肉和木制品壁垒。因此,对美国来说,要想在加拿大身上得到想要的东西,更好的做法是让日本也加入进来。日本和其他亚洲和拉美国家的加入也更有可能满足有效的贸易协定的主要条件:每个国家都能清楚地看到出口机会。

让更多国家加入NAFTA还能带来另外的好处——企业更容易应对众多美国贸易协定中所使用的原产地规则。原产地规则意味着在某个签署国进行组装,但在另一个国家实现大部分增加值的产品不能享受免税待遇。

当前的规则过于繁重,以至于据说一些美国进口商干脆不要NAFTA的好处——同时也免去了繁重的文书工作——宁可支付非NAFTA产品的低额正常关税。但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还想加强原产地规则的要求,他的办法是提高享受零关税待遇的产品的本地内容比重。他认为,这将提高北美贸易中的本地增加值。但一个可能的结果是更多的进口公司放弃NAFTA的好处,默认需要付出正常的美国关税税率——平均只有3.5%。

NAFTA重新谈判会覆盖新问���,强化劳动力和环境保护,改善纠纷解决机制,并将更多国家一起来分享天上掉下的馅饼吗?具备所有这些令人渴望的属性的新贸易协定还会难到令人望而生畏吗?好吧,贸易谈判者其实已经构建了这样一项协定。这就是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特朗普已经废除了它。老实说,改进NAFTA的归家办法就是复制TPP中已经形成的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