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特朗普的巴勒斯坦困境

拉马拉—本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了特朗普上任以来的第一次会晤。这次会晤的焦点应该是他们对于撤销伊朗核协议的共同渴望。但以色列国会关于约旦河西岸占领区定居点和前哨站的追溯立法可能意味着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必须改变重点。他们必须谈一谈巴勒斯坦问题。

口头上,特朗普是亲以色列的。12月,他抨击时任总统奥巴马在联合国安理会谴责以色列非法定居点建设的提案上投了弃权票,没有行使否决权。

但特朗普政府希望暂缓就以巴冲突做出明确表态——特别是对以色列在占领区扩建定居点的问题——等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第一次会晤以后再说。以色列表示这不可能——特朗普就职后几天,以色列就宣布了新的定居点建设计划,迫使美国新总统承认以色列的计划“无助于”和平进程。

但是,这一不轻不重的用词并没有影响到以色列的立法机构,他们很快就更进一步,宣布以政府征收巴勒斯坦私有土地用于为约旦河西岸的数千名以色列人建造房子为合法。尽管以色列最高法院可能推翻这一决定,但它被广泛视为对两国方案的致命一击。

在巴勒斯坦境内所建立的200多个只限犹太人的定居点长期以来一直是双方作为两个独立国家和平共存的无法克服的障碍。但是,多年来,以色列一直在努力论证这一既成事实的合理性,特别是在美国面前。

以色列声称,地点接近“绿线”(1967年前边境)的定居点并不妨碍相邻的巴勒斯坦主权国家,因为可以进行土地交换。此外,由于以色列政府尚未宣布这些特殊的“前哨站”为合法,它仍有可能宣称——不管多么不真诚——它支持最终协议。

但情况并不那么令人信服。毕竟,以色列政府不但允许按理不能批准的前哨站存在,还向它们提供水、电力、互联网和军事保护。

美国领导人也并不是对此完全不知情。2014年4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告诉美国国会,以巴直接对话因为以色列宣布要为约旦河西岸的以色列人建立700个新住宅单位而“戛然而止”。2016年12月,奥巴马允许联合国安理会就特朗普所抨击的决议进行投票,该决议认为以色列建立定居点的行为是两国方案的“重大障碍”。

不难想象,目睹以色列在他们努力地想要纳入独立国家的领土上大规模建设以色列人定居点,巴勒斯坦谈判员会有什么感觉。当他们看到推土机开始为新定居点清理地基时——这已经不是偶发事件了——他们的希望必然会进一步渺茫。

无论如何,看来以色列现在已经撕去了伪装。本月早些时候,内塔尼亚胡在伦敦三度拒绝回答媒体关于他支持两国方案的问题。他最近声称,其终极目标是让巴勒斯坦人获得一个“缩水的”(state minus)巴勒斯坦国,这个国家只拥有有限的面积和主权。

对内塔尼亚胡来说,巴勒斯坦人已经接受巴勒斯坦国(在约旦河和加沙)只能占据历史上22%的巴勒斯坦领土,这仍然是不够的。他想进一步压缩巴勒斯坦国的面积,并且不给予巴勒斯坦基本主权,如对土地、空气、水和边境往来的控制。他在下注特朗普为他打开实现这一目标的大门。

当然,在与特朗普的会晤中,内塔尼亚胡仍将祭出所有二手车销售员的伎俩,声称他想要和平。他很清楚,特朗普的女婿、被特朗普授予撮合和平协议的重任的库什纳(Jared Kushner)根本没有成功的机会。但内塔尼亚胡的真正目标是让特朗普给定居点计划背书。

特朗普政府应该做好准备应对内塔尼亚胡抛出的棘手问题。以色列对于占领区的未来和数百万生活在哪里的巴勒斯坦人的地位有什么打算?以色列计划如何摆脱因为其承诺捍卫和扩大定居点而造成的僵局?以色列如何面对全球对于否认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全境的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犹太人拥有同样的政治权利所隐含的事实种族隔离机制的日益强烈的反对?

特朗普是否会接受这样的方针还有待观察,尽管看起来可能性很低。他甚至有可能对内塔尼亚胡所兜售的“另类事实”照单全收。但巴勒斯坦人绝对不会。他们当然对以色列议会的最新行为非常不满,同时,他们也认为自己代表着正义,多年来一直指出以色列谈判员对于两国方案根本不感兴趣,毫无讨价还价的诚意。

如今,巴勒斯坦人有了更多的证据,他们不可能改变自己的政治方针,将注意力集中在目前既成的事实种族隔离状况。两国方案已经死去,而以色列承认这一点将重燃巴勒斯坦人在单一国家争夺政治权利的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