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nye194_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_trump 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特朗普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

坎布里奇—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最近的比亚里茨(Biarritz)G7峰会上的表现被许多观察家批为行为不慎,败事有余。也有人指出,媒体和专家过于关注特朗普的个人表演、推特和政治游戏。他们说,从长期看,历史学家会把它们仅仅当作细枝末节。更大的问题是特朗普当总统是否会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重大转折点,还是只是一个历史小波折。

眼下关于特朗普的争论复兴了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重大历史结果是人的选择的产物,还是主要由产生自不受我们控制的经济和政治力量的结构性因素决定?

一些分析师将历史比作奔流的江河,其流向由气候、降水、地质和地形决定,而河流里面有什么并不重要。但即便如此,人类也不仅仅是被历史洪流推着向前的蝼蚁。他们更像是激流皮艇,试图控制方向,规避礁石,偶尔会被掀翻,有时则能成功漂向既定方向。

理解过去一个世纪中领导人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选择和失败能够更好地武装我们,让我们面对今天特朗普当总统的问题。每个时代的领导人都觉得他们在应对独一无二的变革力量,但人类天性永不变。选择可能是重要的;不作为和作为都有可能产生后果。20世纪30年代,美国领导人的不作为导致了地球沦为人间地狱;美国总统在美国垄断核武器时拒绝使用它们也是如此。

这些重大选择是由情况还是有个人决定?回溯一个世纪前,威尔逊打破传统,将美国军队投送到欧洲,但换作另外一位领导人(比如老罗斯福)可能同样会如此。威尔逊所造成的大不同在于他论证该行动所用的说教语气,以及(适得其反地)顽固坚持要么完全加入国联,要么完全不加入国联。一些人指责威尔逊的道德主义是20世纪30年代美国回归孤立主义的原因。

珍珠港事件爆发后,小罗斯福得以让美国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而即使当时在台上的是保守派孤立主义者,结果可能也不会改变。尽管如此,罗斯福对希特勒的威胁的论述,以及其为这一威胁所作的准备,对于美国参与欧洲战事至关重要。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二战后,两个超级大国的两极结构奠定了冷战的框架。但如果亨利·华莱士(Henry Wallace,1944年被小罗斯福放弃的副总统)而不是杜鲁门成为总统的话,美国的反应风格和时机可能会有所不同。1952年大选后,孤立主义者罗伯特·塔夫特(Robert Taft)或独断专行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当总统的话,可能会破坏杜鲁门的遏制战略相对平稳的巩固过程——杜鲁门的继任者艾森豪威尔主持了这一过程。

肯尼迪在避免古巴导弹危机导致核战争,以及随后签署第一份核军备控制协议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但他和约翰逊让美国陷入了毫无必要的越南战争,导致了代价高昂的失败。到了上世纪末,结构性力量导致苏联衰落,而戈尔巴乔夫则加速了它的解体时间。但里根的国防建设和谈判技巧,以及老布什管理危机的能力,都为冷战的和平结束起到了重要作用。

换句话说,领导人何他们的技能很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这是个坏消息,因为这意味着特朗普的行为无法轻易忽略。比他的推特更重要的是他对机构、联盟以及美国软实力吸引力的削弱——民调显示在特朗普治下,这些指标变坏。他是70年来第一位背离美国在二战后所建立起来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总统。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将军是特朗普的第一任国防部长,后来辞职,他最近哀叹,总统对联盟毫不在乎。

总统必须使用硬实力和软实力,将它们结合起来,起到互补而不是互相冲突的效果。权谋和组织技能很重要,但情商和情境商也很重要,情商造就自我认识和自我控制能力,情境商让领导人能够理解变化的环境、利用趋势并相应地利用其他技能。情商和情境商都不是特朗普的强项。

领导力理论家高谭·姆昆达(Gautam Mukunda)指出,经过建制政治流程层层筛选的领导人,往往比较容易预测。老布什就是很好的例子。也有一些人没有经过筛选,他们掌权后的表现差异很大。林肯是一个相对来说未经筛选的候选人,也是美国最优秀的总统之一。特朗普在赢得总统竞选前全无从政经验,他以纽约房地产和电视真人秀的背景踏入政坛,表现出非常高超的驾驭现代媒体、拒绝传统智慧以及破坏性创新的能力。一些人认为这可能带来积极结果,比如对华关系,但也有人一直持狐疑态度。

特朗普在历史中的角色可能取决于他能否连任。如果他上台八年而非四年,那么机构、信任和软实力更有可能遭到腐蚀。但无论如何,他的继任者都将面临一个变化了的世界,而这部分要归因于特朗普的政策,也有部分要归因于世界政坛的结构性实力大变迁,包括从西方变往东方(亚洲的崛起)和从政府变往非政府行动方(受网络和人工智能赋能)。马克思曾经观察道,我们创造了历史,但不是在我们自己选择的环境下。特朗普之后的美国外交政策仍然是一个开放性问题。

https://prosyn.org/TWqbgho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