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ld Trump 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危险的特朗普之春

伦敦—北半球正在仲春时节。鲜花开始绽放,日照一日比一日更长更亮。但对于国际关系,前景很不乐观。

在中东,以色列威胁要对叙利亚和伊朗采取军事行动。沙特阿拉伯也在挑战伊朗,试图遏制伊朗在本地区日益扩大的影响力。埃及总统塞西一直在巩固权力,不惜动用军队镇压政治反对派,刚刚赢得了一场虚假的选举。(阿拉伯难道永远无法明白,独裁会加剧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助长动荡吗?)

但这一趋势绝不仅限于中东。俄罗斯总统普京刚刚经历了十拿九稳的选举,部分是因为他用安全局和黑道朋友清除政权的潜在威胁。但克里姆林宫不但通过权势黑帮损害俄罗斯本国政体,也在其他国家破坏民主进程。

还有中国,其国家主席习近平强势迈向毛泽东以来最具主宰力的领导人。如今,邓小平为了防止中国再次陷入独裁而规定的主席任期限制已经被取消,中共王朝的未来将系于最高领袖一身。

即便是以往的自由世界领袖美国,现在的情景也令人悲观。在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老布什、肯尼迪和奥巴马等领导人的领导下,美国建立了有利于世界的国际体系。如今,特朗普——他愚昧、偏隘、伪善、虚假,毫无廉耻之心——正在破坏这一遗产。

当初特朗普当选时,有人认为他能应付自如。在选战尘埃落定之后,冷静的头脑和明智的顾问能够约束他,他也总能领略美国政府的运行之道。但这种乐观用错了地方。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特朗普的第二个执政年度已经过去了一小半,但他的表现比历史记录所表明的还要糟糕。只要脾气上来,他就会弃顾问和其他官员如敝帚。最近他又抄掉了国务卿瑞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被广泛认为是“房间里的成年人”之一,能够成为面对特朗普的最恶劣的本能的世界的保护神——取而代之的是好战分子、前中央情报局局长麦克·庞皮欧(Mike Pompeo)。

更糟糕的是,特朗普也抄掉了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将军(General H.R. McMaster),用约翰·波顿(John Bolton)取而代之,而波顿也许是整个西方观念最危险的外交政策官员。波顿是一位铁杆“美国优先”派和官僚主义暴徒,擅长消灭对手。

最危险的是,波顿是死硬外交政策强硬派,鹰派中的鹰派。在美国入侵伊拉克的鼓吹者中,波顿认为几乎每个问题都需要用军事来解决。当前与朝鲜(他呼吁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和伊朗(他反复提出要用武力颠覆政权)也不例外。

在波顿和庞皮欧之间,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重新对伊朗采取制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仅仅是预期会发生这一结果,便令石油价格节节攀升——而这也是特朗普给普京的礼物。

经济政策方面也好不到哪里去。如今,特朗普的经济团队充斥着民族主义者,他一直承诺的贸易保护主义正在成为现实。平心而论,特朗普指责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和公然采取重商主义并不错。错误的是他的方针:他没有号召日本和欧盟等盟友联手对中国施压,而是用单边关税和其他不恰当的壁垒同时得罪朋友和对手,也让世界面临一损俱损的贸易战。

毫不奇怪,特朗普的行为很快就影响到了让美国的全球领导力,一如他对自由民主价值观的漠视令长期以来由美国本身高举大旗的世界秩序的制度支柱岌岌可危。力挽狂澜的唯一办法是世界其他自由民主国家——欧洲、亚洲、英联邦国家等——站出来采取行动。

首先,这些国家必须马上行动起来捍卫自由贸易和开放市场。它们应该和世界贸易组织合作,共同反击中国和美国的不当行为。

此外,这些国家应该致力于巩固国际法治精神——这个概念让波顿恨不得拔枪相向——致力于强化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意味着高举20世纪50年代以来支持和平与繁荣的原则,包括支持伊朗核协议(只要伊朗继续致力于最终谈判)、用和平方式解决朝鲜危机等。

特朗普和他的团队接二连三地抛出破坏性政策,世界其他民主国家必须有效采取合作应对。惟其如此,国际社会才有望坚持到更加负责任的美国领导力回归。

http://prosyn.org/y7S3Tp8/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