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Radioactive Warning Sign Getty Images

对金正恩的误判

米兰——纵观历史,政治观察家们发现被认为“疯狂”的决策者通常最难以评估。事实上,这几乎不太可能是个精神病理学问题。通常,疯狂的标签仅仅意味着其行为方式与常规分析人士所期待的截然不同。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12世纪叙利亚宗教领袖拉希德·阿尔丁·思南就是如此。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期间,这位被外界称为疯子的“山中老人”通过指挥其追随者开展有针对性的暗杀成功地击退了十字军对耶路撒冷的攻势。每次执行完命令后,刺客经常在当地民众的众目睽睽下原地不动静候被捕,以确保他们的领袖因刺杀行动而收获荣誉。

当时,这样的行为在西方人看来非常难以理解。西方人开始称老人的追随者为阿萨辛派,也就是印度大麻的吸食群体,因为他们认为只有中毒才能解释如此“毫无意义地”无视自己的生命安全。但阿萨辛派绝大多数并非吸毒者。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取得了成功:他们最终暗杀了蒙特费拉的康拉德,并因此直接导致十字军联盟陷入政治崩溃以及击败了英国狮心王理查德。就像波洛尼厄斯形容哈姆雷特那样,老人的疯狂有其内在的逻辑。

今天,随朝核危机再次出现了分析所谓疯狂领袖的问题。朝鲜独裁者金正恩疯狂与否绝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而是整个问题的核心。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内阁已经明确表示绝不容忍朝鲜拥有以核武器威胁美国大陆的能力。按照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的话讲,政府立场反映其认为金正恩是疯子,因此并不适用“经典的威慑理论”。

冷战期间,美国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推断即使斯大林(还有后来的毛泽东)嗜杀成性,但他们并不缺少理性,更不希望灭亡在美国的反击之中。以“确保相互摧毁”为基础的核威慑逻辑一定会发挥作用。

但如果核武国家的领袖是一个不关心自身和周围人生命安全的疯子,那么整个威慑战略的基础就会崩溃。如果金正恩是个疯子,那么唯一正确的选择是在其自杀式政权杀死数百万人之前将其消灭。

但金正恩究竟是真的疯了,抑或只是有着让西方分析师无法理解的世界观?他与特朗普在5月举行峰会的戏剧性提议似乎很难与“疯子”的说法相契合。事实上,他的所作所为看似确切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首先来看金正恩可能需要权衡的三大战略要素。首先,他的政权可能计划提出实际根本无意履行的让步。毕竟,美国与其父金正日曾经达成的一项早期核协议因为欺骗的原因而遭到破坏。2002年。美国发现朝鲜政权直接违反了之前的承诺,正在暗中浓缩武器级铀原料。

事实上,朝鲜已经一再表明它决不会遵守规则。它谈判的目的是为了榨取食品援助等让步,而后再重新开始其令人反感的核研究,进而导致整个西西弗循环再次启动。没有理由认为这次会有任何不同。但金氏政权的狡诈不应被误解为疯狂或非理性。仅仅通过表达对谈判的开放态度,金已经获得了他所渴望的某些政治合法性。

其次,金似乎非常重视对现代史的解读,而不仅仅是一个疯子。虽然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和利比亚的卡扎菲为放弃核计划付出了终极代价,金却成功推进了朝鲜政权的核能力,现在已经近乎得到了地球上最强领袖的公开待遇。金氏政权一直在不懈寻求这样的合法辩护。

第三项也是最后一项要素是朝鲜正在争取时间。虽然它已经同意在峰会举行前停止核及导弹试验,但它可能会利用这几个月时间来开发相关技术。例如,它仍然需要完善大气层再进入机制,才能让洲际弹道导弹能够可靠和准确地击中美国大陆。不仅如此,只要首脑会议仍在召开,朝鲜就不用担心美国发动军事打击。这完全是金正恩所追求的合理而明智的奖项。

总而言之,朝鲜的所谓“开放”很可能远远低于人们的预期。但人们仍有可能从金正恩的外交赌博中收获有价值的战略见解。可以肯定朝鲜思维极其狡猾,但它仍暴露了金氏政权的生存意愿,以及它在竭尽全力掌控当前局势。这表明金归根结底并不是“疯子”,因此就像1945年以来一直证明的那样,传统威慑依然有效。

几乎可以肯定特朗普政府在即将到来的会谈中无法获得朝鲜任何有意义的让步,因此传统威慑依然有效的论断对所有人、尤其是对特朗普政府而言,都是好消息。

http://prosyn.org/33F0j3r/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