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raeli flags fly near the Dome of the Rock in the Al-Aqsa mosque compound Thomas Coex/Getty Images

特朗普,耶路撒冷归去来

特拉维夫—美国国务卿有一句名言,他说,以色列这个国家的全部外交政策其实都是国内政策。但美国也是这样,特别是在以巴冲突的问题上。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历任试图解决这场冲突的美国总统都面临着巨大的——事实上是无法克服的——国内政治障碍。特朗普最近作出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这将这一趋势带到了新的阶段,但结果仍然很有可能是耳熟能详的停滞。

特朗普的耶路撒冷决定是这位不受欢迎总统追求国内合法性的最新尝试,为了获得国内合法性,他竭尽全力要实现极端的、弄巧成拙的竞选承诺,包括退出或重新谈判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和巴黎气候协议等国际条约。类似地,耶路撒冷决定是为了安抚他的大量福音派选民救世主之梦。

但特朗普的行为会产生更广泛的外交影响,而他似乎没有算到这一点。不难理解,特朗普的决定令巴勒斯坦人十分愤怒,其总统阿巴斯说“从此以后”他不会接受美国在和平进程中的“任何角色”,甚至呼吁世界重新考虑是否承认以色列。

此外,反美力量——真主党、伊朗、俄罗斯和土耳其——利用特朗普的离间性决定作为加强自身地区影响力、削弱美国及其盟友影响力的机会。它们希望把自己包装为伟大的阿拉伯和穆斯林运动的先锋,它们的事业被以色列的新晋阿拉伯朋友特别是沙特阿拉伯所背叛。

这样的反应对巴勒斯坦人无济于事,一如对美国。愤怒不是战略——巴勒斯坦在过去以沉重的代价领教过这一点。阿巴斯想必也仍然在等待英国就1917年巴尔弗决定进行道歉。以色列刚刚庆祝了该决定一百周年。

事实上,尽管巴勒斯坦人民因为“和平进程”多年来徒劳无功而感到沮丧,但他们并不想发动第三次暴动。他们不但将他们的窘境归咎于占领者,也把它们归咎于自己的非民选、完全没有群众基础的领导人,这些人没有带给他们任何方向和可实现的目标。

巴勒斯坦的阿拉伯支持者的煽动性言辞也从未给巴勒斯坦人带来多少好处。特朗普的耶路撒冷决定不是真主党领导人哈桑·纳斯鲁拉(Hassan Nasrallah)所承诺的 “以色列末日的开始”。真主党只是为了让人们不再关注他们为支持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的大屠杀政权而进行的可耻的战争。

类似地,真主党的保护人伊朗要致力于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力量”,这也无非是回收了其在特朗普的决定前便早已开始实施的政策,目标是推动其地区霸权。事实上,尽管该举动或许强化了伊朗自称为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守护神的定位,但对其最大的收益可能只是情绪而已。毕竟,逊尼派中东——以沙特阿拉伯为首,对它来说,寻求地区主宰地位是一场政权的生存之战——不会接受由崛起的什叶派帝国所领导的事实,特别是如果这意味着与以色列和美国闹翻的话。

巴勒斯坦也不应该指望俄罗斯。俄罗斯总统普京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他知道,让俄罗斯应声而出,在以巴冲突中充当领导者不利于他和双方的关系,也不会让它们走向和解。俄罗斯的使命不是——也从未是——和平缔造者。

因此,从诸多方面看,特朗普的耶路撒冷决定并不会带来多大改变。当尘埃落定后,巴勒斯坦人和他们的国际社会朋友们也许会发现,这并不能阻止这座城市最终分裂为两个首都(作为和平协议的一部分),更远远不能保证以色列拥有耶路撒冷的全部主权并将其作为“永恒的首都”。

事实上,认为特朗普的支持是让巴勒斯坦人和他们的阿拉伯和穆斯林支持者默许以色列-犹太人统治一座对双方都至关重要的城市的关键——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似乎就是这么认为的——这样的想法可谓魔幻。就连特朗普本人都承认,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主权是有限的,并重申他承认东耶路撒冷胜迹的现状。

此外,阿拉伯领导人的克制反应不可解读为证实了内塔尼亚胡的观点——他结下的新盟友沙特阿拉伯和埃及能够迫使巴勒斯坦人就范于美国调停、无法满足巴勒斯坦的国家叙事的和平协议。

无论如何,内塔尼亚胡的扩张主义政府已经时日无多。拙劣的耶路撒冷决定无法拯救内塔尼亚胡的现任联合政府于大面积腐败丑闻和不可调和的内讧。甚至由特朗普牵头的有利于以色列的和平计划(假设特朗普的决定没有完全扼杀这一可能)也不能。

内塔尼亚胡的右翼执政联盟根本不可能成为历史性协议的合作方,不管是对耶路撒冷还是其他任何纠纷要素。对以色列来说,唯一的进展之道是建立一个新的、更偏中间道路的联盟,同时,巴勒斯坦人采取更加冷静的战略性方针。如此,特朗普的耶路撒冷决定便无法扼杀按照克林顿定下的和平参数制定的方案。而事实上,近二十年前我领导以色列谈判团队时,双方都接受了将耶路撒冷根据种族边界一分为二的方案(尽管这一边界具有一定灵活性)。

要提高成功的可能,就必须结束美国对以巴和平进程的垄断。相反,谈判更应该像2015年伊朗核协议那样组织,由一组国家——在伊朗的例子中,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加上德国——合作实现成果。

http://prosyn.org/d0REb9z/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