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美国优先”以及随之而来的全球冲突

发自纽约——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不仅是反对全球化的民粹主义反弹,也可能预示着美国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美国及其盟国在二战后建立的自由交换及共享安全的国际秩序——即将走向终结。

美国领导的全球秩序造就了过去70年的全球繁荣。它奠基于以市场为导向的贸易自由化制度,资本流动性的提升以及适当的社会福利政策;而其后盾则是由美国通过北约和各种其他联盟组织向欧洲,中东和亚洲提供的安全保障。

然而特朗普却可能追求阻碍贸易并限制劳动力和资本流动的民粹主义,反全球化和保护主义政策。他还对现有的美国安全保障体系提出质疑,声称会迫使美国的盟国承担更多的本国国防支出。如果特朗普真心要推行“美国优先”原则,他的政府就将把美国的地缘政治战略转向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只以本国利益为重。

当美国在1920~30年代采取类似政策时,它其实帮助播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种子。保护主义——从影响成千上万进口商品的斯穆特-荷雷关税(Smoot-Hawley Tariff)开始,引发了报复性贸易和使大萧条进一步恶化的货币战争。更重要的是美国的孤立主义——基于一个错误的信念,认为美国被两个大洋安全地保护着——坐视纳粹德国和日本帝国发动侵略战争并威胁整个世界。直到1941年12月日本突袭珍珠港,美国才终于被迫把头从沙子里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