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roach105_Chen MengtongChina News Service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_trump Chen Mengtong/China News Service/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对中国的抨击

发自纽黑文——今年将是我在耶鲁大学教授《下一个中国》课程的第十个年头。该课程重点关注现代中国令人望而生畏的经济转型,而对于正拼命瞄准一个旧中国——也是这位自认旧美国复兴领导者的便宜标靶——的特朗普政府来说,这构成了一个捉摸不定的移动目标。同时特朗普贸易和经济政策的不连贯性以及它们对全球经济的潜在严重后果也是这种脱节状况的破坏稳定副产品。

我的课程首先会讨论邓小平在1970年代末所应对挑战的紧迫性。但主要聚焦在由此产生的中国经济增长奇迹如何向习近平提出了四个紧急转型性事务:从出口和投资主导型增长转向国内私人消费推动型经济;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从盈余储蓄转向储蓄吸收从而为中国迅速迈向老龄化的中产阶级提供急需的社会安全网融资;从进口到本土创新的转变,这将最终决定中国能否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小康社会”。

这四大转型性挑战的组合放在任何国家都是极为艰难的。对一个拥有混合型政治经济(也就是共产党和充满活力的私营部门之间势力均衡不断变化的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中国来说尤其如此。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平衡是非常难以拿捏的。

我会将从旧中国转向下一个中​​国的关键点定在2007年初,当时温家宝总理正确地诊断出当时高歌猛进的中国经济“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这个著名的“四不”论断引发了一场激烈的内部讨论,激发了对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重新思考以及一系列新战略计划和改革——十二五和十三五计划(分别为2011-2015和2016-2020年)以及所谓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2013年末)。

除去西方对中国的各种批评(更别提华盛顿特区眼下沸沸扬扬的两党政治焦虑),在过去十几年间通往下一个中国的道路上的进展实际上是极不寻常的。中国的中产阶级消费者已经崛起,服务业部门已成为日益强大的增长引擎。中国的超额经常账户盈余几近消失,而这一趋势对其国内经济所需的储蓄吸收至关重要。从电子商务和金融科技再到人工智能和生命科学方面的突破,本土创新的迹象几乎无处不在。

诚然,就像所有经济发展的传奇事件一样,中国自2007年以来的进步时有起伏,并且沿途经常会出现新的挑战。温家宝的“四不”提供了一种有用的方法来点出那些仍然存在的陷阱。不稳定仍然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威胁,中国对债务的渴求突出了这一点,也触发了积极去杠杆化运动以避免可怕的日本综合症不平衡现象持续存在,私人消费占中国GDP的份额仍不足40%——这一缺额只能通过更强大的社会安全网(特别是养老金和医疗保健)来解决。持续存在的地区差异以及不断加剧的收入不平等是缺乏协调的显著表现。当然,尽管近期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环境恶化仍然是中国极富挑战性的可持续议程的核心。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而与美国的贸易冲突则是中国一个全新且重大的可持续发展挑战。在矢口否认多年之后,美国当前对中国的遏制战略已是毫无疑问了。从不断升级的关税战以及将中国领军科技企业列入黑名单的贸易政策武器化,到特朗普让美国公司停止与中国做生意的“命令”以及副总统迈克尔·彭斯的新冷战宣言,美国政治体制完成了从把中国视为机遇再到存亡威胁的戏剧性转变。公众情绪也随之跟进。皮尤研究中心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60%的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观点——相对2018年上升了13个百分点,也是自2005年启动这一调查以来对中国评价最负面的一年。

先不论这种忽然转变是否合理,虽然相对大多数人来说我不甚关心所谓的中国威胁,但能理解那些困扰怀疑者们的恐惧和焦虑。因为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指控是否站得住脚,而是特朗普应对这些问题的政策之间的深刻不一致。

这位依靠愤怒行事的美国总统似乎并未意识到双边贸易意味着当一方对另一方征收关税时可能会立即遭到报复。他的政府也没有表现出对不断扩大的预算赤字,低于标准的国内储蓄和多边贸易不平衡之间联系的理解。相反正当美国因自身缺乏财政纪律几乎肯定导致与全世界的贸易逆差都进一步扩大时,它却在采取一个瞄准中国的双边解决方案来解决多边问题

特朗普希望扼杀华为这个中国科技企业领头羊,而不是将其视为5G电信技术的合法竞争对手,也不在意由此产生的会对美国供应商造成巨大损害的价值链中断,不管针对华为并未解决美国自身明显缺乏5G能力的问题。

这令人联想到唐吉诃德,而特朗普正是那个挑战风车的人。他的政府正在对那种对旧中国的过时看法进行抨击,但这只会加剧它声称要解决的问题。金融市场开始意识到某些事情是错误的,美联储也是如此。与此同时全球经济正在陷入困境,在这一危险时期美国从来就不是一片绿洲。我觉得这次也是一样。

https://prosyn.org/g2CrBFs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