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漂流在特朗普的新世纪

华盛顿——众所周知,已故英国历史学家埃里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将1914年弗朗兹·费迪南大公遇刺和1991年苏联解体之间的这段时期称之为“浓缩的二十世纪”。对霍布斯鲍姆而言,冷战的结束标志着世界事务进入到独一无二的新时代。

现在,因为掌握了更多情况,我们应当重新思考这一分类。柏林墙倒塌后的1/4个世纪其实并不是与过去决裂,而实际却是之前局面的高潮和延续。但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举行的就职典礼却表现出与过去明确的决裂;漫长的二十世纪现在已经终结。

现在猜测未来还为时尚早,就像1914年6月。自从特朗普竞选获胜后,人们普遍预测世界将恢复到十九世纪的势力范围,美国、俄罗斯、中国还有德国等主要力量将在日益分裂的国际体制下主导属于各自的领域。

特朗普鲜明的就职演说凸显了这一观点的正确性,在演说中,他宣称“所有国家都有权把自身利益放在第一位。”但即使特朗普的美国想以此作为行为准则,但今天互联互通的世界里没有人能把时钟拨回到过去。正如中国主席习近平——当前默认的全球化领导者——在今年的达沃斯会议上所指出的那样,“无论你愿不愿意,全球经济都是你无法逃避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