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ner2_MelinaMaraTheWashingtonPostviaGettyImage_nancypelosiamericanflags Melina Mara/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弹劾陷阱

芝加哥—美国民主党发动弹劾总统特朗普的流程,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他们在重演1998年共和党对克林顿的弹劾,结果是徒劳地自损,增强了克林顿的权力,还危害了宪法。

两次弹劾的共同因素是,从一开始美国参议院就显然绝不会通过——需要三分之二多数才行。45位民主党参议员对于克林顿在大陪审团面前作伪证,妨碍司法,并与白宫实习生莱文斯基(Monika Lewinsky)发生婚外情非常不满。但他们不认为这一行为构成将克林顿赶下台的理由。这一行为的出格程度不足以战胜他们对一位仍广受选民支持的总统的忠诚。

领导弹劾的共和党知道几乎没有民主党参议员会支持定谳(事实上,一个都没有)。但共和党想要让民主党难堪,给克林顿造成一些损失,认为在1998年11月的选举前发动弹劾程序能让他们在选举中多捞几个席位。他们错了。克林顿的支持率在弹劾流程结束后有所上升。大部分美国人认为弹劾是错误的。

许多人担心克林顿弹劾案会危及总统,但它对总统权力的主要效果正好相反。共和党最终与民主党达成一致,这场灾难的主要责任在独立检察官肯尼斯·斯塔尔(Kenneth Starr),他对克林顿几年前的不动产交易调查让他和莱文斯基搭上了关系。两党让独立检察官沦为千夫所指,而让总统摆脱了一种强大的监督形式,而二十年后的特朗普或成最大赢家。

如今,参议院共和党私底下可能担心特朗普的行为。但没有迹象表明会有任何一位共和党投票支持弹劾。尽管特朗普绝不像克林顿那样受欢迎,但仍拥有票仓的忠诚,能够主导共和党初选;并且和克林顿不同,他拥有参议院的多数票。事实上,特朗普支持者的巨大的热忱——他们根本无视他的诸多丑闻——几乎可以确保在弹劾听证阶段坐实的一切更多的信息都不会影响到共和党参议员。

一些弹劾支持者认为,特朗普罪名的重心——他要求外国抹黑政治对手——将确保他被定谳。但我们在此前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痛恨性骚扰和作伪证的民主党支持克林顿,因为他们认为否则的话会更糟。共和党也会有同样的结论。如果特朗普说服了乌克兰人在乔·拜登(Joe Biden)在基辅观光期间逮捕他的话,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总统的乖张行为堪与尼克松参与窃听民主党相提并论——而这是历史上仅有的弹劾程序导致总统下台(尼克松的例子是辞职)的案例。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a free copy of our new magazine, Sustainability Comes of Age, along with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也有人认为,即使特朗普不下台,众议院的弹劾——占多数的民主党几乎可以保证成功——将是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总统的行为违背了美国价值观。但弹劾有其自身的叙事逻辑:一旦民主党启动了弹劾,只有输赢两个结果。如果他们输了,就会被视为徒劳浪费公帑的输家。

还有人认为,弹劾听证将揭发特朗普的罪行,或者以尚未披露过的方式背叛国家的行为,或者听证将让民主党得以传播总统的所有错误行径的严重程度,从而刺激到公众。但到处都有漏洞的特朗普政府早已没有什么秘密,而他的大部分行为也已经正常化,至少对其共和党支持者来说是如此。弹劾流程不是司法流程,而是一套冗长繁复的发展证据的机制。斯塔尔报告发布后,克林顿身上再无别的发现,特朗普亦然。

事实上,特朗普的性格缺陷和不当行为早已众所周知,弹劾流程更有可能适得其反,给民主党政客造成的伤害比共和党更重。在这方面,克林顿弹劾案也可以提供一些教训。所有人都知道(或怀疑)克林顿是个登徒子(用今天的话说,也许就是性侵者)、谎话精。人们不太清楚共和党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也有婚外情,他的继任者鲍勃·利文斯顿(Bob Livingston)亦然。两人都辞职了事;克林顿倒是继续当他的总统。特朗普最了不起的技能便是把他的原告变成被告。让我们拭目以待这一幕再次发生,tea六年光谱会用他的推特账号,把民主党最大的政治弱点放大暴露在公众眼前。

所有这些都不是什么火箭科学。因此,像众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这样的精明政客,为何还会屈从于其他成员的压力发动弹劾呢(尽管她显然是做出了妥协——比如,她拒绝参与众议院批准弹劾流程的投票)?答案来自国会极化时代的基本逻辑。

国会是一个集体机构。其成员需要对具体的选区或州的选民负责,而不是对整个国家负责。来自偏向自由主义的选区的民主党众议员担心他们会在初选中败给攻击特朗普更力的挑战者。对抗这一挑战的唯一办法是支持弹劾。随着更多的民主党跳入战团,较温和的民主党也会加入其中,以避免自己像是特朗普不当行为的辩护者。

据说马克·吐温曾经戏谑道,“历史不会重复自己,但会押韵。”但在这个例子中,重复也许才是正确的用词。在1998年“坑”了共和党的政治逻辑,可能会在2019年的民主党身上重演。

https://prosyn.org/io44AOv/zh;
  1. drew47_Drew AngererGetty Images_trumpgiulianasmiling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Will Trump Be Removed from Office?

    Elizabeth Drew

    Assuming the 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votes to impeach President Donald Trump, the fact remains that there are far fewer votes in the Senate than will be needed to convict him and remove him from office. But the willingness of Congress – including the Senate – to continue tolerating his dangerous conduct is now truly in question.

    0
  2. rudd9_Darrian TraynorGetty Images_climateprotestburningaustralia Darrian Traynor/Getty Images

    Unsustainable Australia

    Kevin Rudd

    Before the current conservative government came to power in 2013, Australia was well-positioned to make the necessary transition to a low-carbon economy. But now, the country is heading in reverse, and has already fallen behind most developed countries, and even China, on reducing emissions and building resilience against climate change.

    1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