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drew47_Drew AngererGetty Images_trumpgiulianasmiling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特朗普会被免职吗?

华盛顿—有史以来第一次,美国的理性人士开始猜测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可能被参议院定罪并因此遭到免职。虽然概率依然很低,但特朗普的地位正在削弱,民调也正稳步滑向对他不利的方向。人们普遍认为众议院将投票弹劾他,将其是否继续担任总统的问题提交给参议院,而参议院罢免特朗普需要2/3的选票,而共和党在参议院占据多数。

特朗普在公共场合的所作所为近乎歇斯底里,他的语言越来越莽撞和粗俗不堪。他在外交领域犯下了重大错误,甚至激怒了共和党的党内人士。特朗普深夜与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通话同意撤出叙利亚东北部的美军在那里引发了一场灾难(美国背叛其库尔德盟友已经不是第一次)。土耳其军队目前已经进入了叙利亚东北部,而且叙利亚部队也正在向那里推进。不少伊斯兰国囚犯从以前由库尔德人看守的监狱中逃脱

毫无疑问,俄罗斯再次成为特朗普外交政策的核心,特朗普同意埃尔多安的要求及其盟友对乌克兰施加 压力受益的都是俄罗斯。特朗普常常会相信别人告诉他的任何神话,尤其是与2016年大选有关的阴谋论——这次的神话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不是俄罗斯,因为事实证明俄罗斯一直在帮助特朗普,而是乌克兰。特朗普希望乌克兰的新任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调查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道夫·朱利安尼灌输给他的一则神话:那就是乌克兰曾经帮助希拉里·克林顿,也就是他2016年的竞选对手。

朱利安尼在乌克兰丑闻中的作用已经在美国曝光,现在一大群记者正试图追查他还做了什么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国内政治,并且试图追查他有哪些其他客户——以及究竟谁在支付他作为特朗普私人律师的薪酬。朱利安尼曾担任过备受景仰的纽约市市长,现在却成了全国性笑话中一个骇人听闻的人物,有几次在电视台露面时似乎已经完全失控。众所周知,他在乌克兰拥有自己的商业利益——包括在极度腐败的天然气行业,乔·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曾在那里担任一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当时他的父亲还在担任副总统,而亨特·拜登被控掩盖在乌克兰随处可见的腐败现象。(迄今为止尚未发现这两位拜登有任何不当举措。)

随后,两名朱利安尼的俄罗斯裔客户也在华盛顿郊外的杜勒斯机场被捕,这两人一直生活在美国,并同样卷入了乌克兰的能源行业,两人被控从2016年起曾向共和党候选人以及政治行动委员会非法捐赠竞选经费63万美元,其中有325,000美元捐给一家支持特朗普的政治行动机构。特朗普否认他认识这两个人,尽管公布了他们三人在一次白宫晚宴上的合照。“我和所有人都有合影,”特朗普表示。据信,这笔钱是由一位俄罗斯寡头提供的

上述捐款包括一大笔给一位共和党国会议员的捐款,他们成功地迫使这位议员要求解雇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尤凡诺维奇,后者一直在推行一套反腐议程。国务卿彭佩奥今年5月解雇了尤凡诺维奇,尽管一位国务院官员告诉她她没有犯任何错误。尽管遭遇到白宫的反对,但尤凡诺维奇依然在众议院小组委员会闭门作证。但她确实向公众公布了她的开场陈词,其中强调了特朗普当政期间美国国务院的“空心化”。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据报道,国务院人员因彭佩奥在执行特朗普政治议程中所发挥的作用而更加士气低落,尤其是他未能保护尤凡诺维奇这样一位令人尊敬的职业外交家。众所周知,彭佩奥有当总统的抱负,因此一直小心翼翼地拉拢特朗普或其追随者。一些部门官员同样对朱利安尼的外交政策自由职业感到不安,而朱利安尼目前正因为违反游说法而接受刑事调查

特朗普同意埃尔多安撤出美军的请求犯下了巨大的错误,这样土耳其才能入侵由库尔德控制的叙利亚东北部领土。特朗普的这一决策导致他所面临的政治局势进一步大幅恶化。库尔德人因为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忠于美国而得到两党的一致支持,而现在美国却把他们出卖了。特朗普甚至遭到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的猛烈攻击,格莱厄姆是少数支持特朗普对泽连斯基态度的共和党政客中的一个。而且,最异乎寻常的是,参议院多数派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对此也持批评态度。“美国从叙利亚仓促撤军只会对俄罗斯、伊朗和阿萨德政权有利,”麦康奈尔表示,“而且这将导致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组织重组的风险大幅增加。”特朗普对这一决策所进行的辩护真的非常奇怪:他称库尔德人在二战诺曼底入侵期间没有帮助美国。一个由两党组成的国会团体准备对土耳其实施严厉制裁。特朗普已经实施了其中某些较弱的举措。

特朗普最近输掉了一系列法院官司,包括他是否必须将纳税申报表提交给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以及另外一起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以便挪用军事建设资金来支付其臭名昭著的隔离墙。现在,他威胁要起诉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和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理由是这两人试图弹劾他。特朗普长期以来习惯于发出这样的威胁,但最后并不兑现承诺。但特朗普确实让白宫律师给佩洛西发了一封,信中称弹劾调查违反宪法,并发誓政府根本不会配合。特朗普对国会的蔑视实际保证了他将被弹劾妨碍调查,还有其他可能的指控。更多对特朗普不利的证词预计将会出现在本周。

假设众议院最终投票弹劾特朗普,事实依然是参议院远远无法提供定罪和罢免特朗普所需的选票。但国会——包括参议院——继续容忍他任职期间危险行为,包括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意愿确实是在经受考验的。

https://prosyn.org/1jT5Ycp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