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ner9_KENA BETANCURAFP via Getty Images_impeach trump Kena Betancur/AFP via Getty Images

剥夺特朗普政治权利是值得的

芝加哥—1月8日星期五,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宣布准备在一年内第二次弹劾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在他给美国造成更大伤害之前把他赶下台。第一次弹劾始于2019年12月,终于去年2月,徒劳无功也不明智,最后还给了特朗普些许政治助力。这一次,民主党民主党也是兵行险着,但应该勇往直前。弹劾或能阻止特朗普再度上台,光是这一条便值得冒上失败的风险。

根据美国宪法,众议院要先以多数赞成票批准弹劾条款。在民主党占据多数的情况下,这一步很容易。难的是参议院,必须要有17名共和党参议员加入民主党行列,才能形成必须的三分之二多数将总统撤职并取消他的竞选资格。

许多人多年来一直在等待共和党承认特朗普不适合党总统并与他割席。但是,尽管丑闻缠身,政策失败,谎话连篇,但特朗普始终保有票仓,迫使共和党政客寻求连任来寻求他的支持。这个简单的事实可以解释为何几乎所有共和党当选官员都保持对总统的忠诚。

针对特朗普的首次弹劾程序的理由是他试图要挟乌克兰政府调查乔·拜登和亨特·拜登,以及阻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调查2016年俄罗斯干预总统竞选案。众议院共和党无一人支持弹劾,参议院只有一名共和党——犹他州的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投票支持弹劾。

事实上,特朗普的无罪宣判注定的结论。这两起丑闻在弹劾之前早已众所周知,并未影响特朗普在共和党中的地位。乌克兰事务对于日常生活过于遥远和模糊,无法吸引选民,而阻挠检察官的指控又过于冠冕堂皇。没有证据表明特朗普在竞选中寻求俄罗斯帮助,调查可以被描述成是政治兴风作浪。

第二次弹劾则是因为两起影响更大的事件:1月2日,特朗普在电话中要求乔治亚州强人州务卿推翻当选总统拜登在该州的胜利;1月6日,特朗普煽动暴徒闯入美国国会山。众议院民主党已经起草了名为“煽动暴乱”的单一弹劾指控,但更好的说法应该是“颠覆总统竞选”。特朗普试图破坏竞选结果——子虚乌有地宣称存在选举欺诈,干预选举官员工作,试图阻止选举人票核定等——这显然已触及宪法层面。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尽管如此,参议院的批准绝非板上钉钉。尽管宪法条文提到“重罪和轻罪”,但参议员可以自由投票。即使特朗普犯了罪——从目前的公开信息看,根据美国刑法,特朗普1月2日的电话和1月6日的讲话在技术上是否构成犯罪还很难说——参议员也没有义务定罪。共和党参议员首先是政客,他们的主要考量是投票的政治后果。除非特朗普的很大一部分票仓抛弃了他,否则他们必须寻找其他支持定罪的优势。

特朗普票仓迅速缩小看上去没有可能,因为众多共和党选民要么不认为特朗普煽动了暴乱,要么乐于看到他这样。另一方面,美国公司界对特朗普的公开鄙视可能会刺激到一些人。主要商业游说团体之一的美国制造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已要求总统下台,主要社交媒体公司也将特朗普禁入平台。尽管共和党当选官员不敢疏离票仓,但也不能疏离美国公司界。

此外,特朗普本人的推特账号已被封杀,他能否保持票仓令人存疑。由于共和党已在一个总统任期内众议院、参议院和白宫尽失,共和党政客现在可能会反思他究竟给本党带来了什么好处。

尽管如此,如果民主党认为近期的怙恶不悛能够让足够多的参议院共和党反对特朗普,就是在自欺欺人。担心初选选民的共和党很可能会说,特朗普在1月2日的电话中并未明晃晃地贿赂或直接威胁。他们可能还会指出,1月6日特朗普并未公开呼吁暴力,他也无法预见到国会山警察那么不堪一击。这些观点可能只是刻舟求剑,但至少能给某些共和党一些掩护,否则的话,他们将不赞成政治暴力;与此同时,他们也在苦苦寻找长期支持特朗普的理由。

更严重的问题是共和党参议员可能会祭出拖字诀。他们在总统就职日——1月20日之前仍控制着参议院多数,可能拒绝举行会议,在特朗普离开白宫之前不进行宣判。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已经提出了这样的建议。或者,如果他们还是举行了会议,也可以拒绝听证,认为总统有权拥有充分的时间准备辩护词。

但如果公共观点决定性地转向不利于特朗普,麦康奈尔也可能召开紧急会议。即使审判必须等到特朗普离开白宫,也会达到目的,因为可以阻止他在2024年再次竞选总统。

即使特朗普被逐出美国政坛,特朗普主义仍会在一段时间内伴随我们。因此,在国会民主党思考选项时,应该仔细考虑反作用的风险。失败——甚至成功——的弹劾可能刺激特朗普的票仓,并且——尽管显得不公平——引起独立选民的愤怒。而他们中有许多人都会带着怒气参加两年后的中期选举。

https://prosyn.org/R1EQbe2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