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 Blevins, dressed as Uncle Sam, salutes other attendees during the 'End Family Detention' event PAUL RATJE/AFP/Getty Images

道德领导力危机

莫斯科——“智者修桥;愚者筑墙。”上周当美国对中国价值5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25%的关税时,中国的评论文章四处散布这样的情绪。不幸的是,这种超出美国贸易政策以外的孤立主义态度不仅愚蠢,而且不道德——同时它们正在快速消耗西方仅存的一点道德权威。

因为涉及贸易问题,就像加拿大、欧盟和墨西哥报复美国对其钢铝进口征收关税一样,中国当然以对价值50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征收同等关税来进行报复。这些争端如果继续升级,将会损害全世界民众的利益——尤其是美国的消费者、企业和劳动者。

更糟的是,近几个月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下令采取零容忍的移民政策,下令对待所有非法越境的成年人——尽管他们所犯的不过是轻罪——就像他们是暴力犯罪分子一样。这意味着即使针对庇护寻求者也要提出起诉,而且争议最大的是,他们的子女被带走单独关押。已有超过2,300名未成年人被安置在收容所。

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特朗普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要求将父母和子女共同拘留。但该命令本身可能涉嫌违法;在联邦法院考虑这一问题时,起诉将继续进行,而且让被拆散家庭团聚还没有任何计划。

特朗普政府的家庭分割政策面临着严重的批评——其中有些批评的来源令人意想不到。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境内发动非人道战争的美国总统小布什的妻子劳拉·布什公开谴责了这项政策。那些被分开关押的儿童“怪异地令人想起二战期间针对美籍和非美籍日裔民众的拘留营,现在人们普遍认为上述事件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耻辱。”

特朗普自己的妻子梅拉尼亚通过发言人表示她“不愿”看到孩子与家人分开。就连中国——据报道该国有高达1,500名政治犯——也借机插话。而且美国刚刚在上述国家面前颜面尽失,特朗普就宣布美国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退出。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但美国并非奉行背判长期价值观政策的唯一国家。在意大利,新任右翼民粹主义政府开始将矛头对准罗姆人,而内政部长兼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已经拒绝运送被救难民的船只靠港。

匈牙利方面则刚刚通过了所谓的阻止索罗斯法,该法规定个人或非政府组织协助非法移民寻求避难的任何努力皆为非法。该法以匈牙利出生的金融家兼开放社会基金会创始人乔治·索罗斯命名,匈牙利总理维克托·奥尔班荒谬地指责索罗斯鼓励大规模移民以削弱欧洲国家。

所有这一切都凸显了一场不断深化的道德领导力危机,由此可能造成的损害丝毫不亚于不受控制的移民甚至贸易战。除了实行残酷的政策外,这样的做法还可能鼓励中俄等国政府,因为这样做能使它们看起来行事合理乃至非常可靠。

这一切已经发生了。圣彼得堡经济论坛在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后本已失去了实质性的影响,而今年又再次得以恢复,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主持由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所参与的讨论活动。

为争取这些领导人参加,普京根本无需承认错误或重新承诺奉行民主及法治原则。相反,那次会议后,在吞并克里米亚期间被拘留的乌克兰电影人奥列格·肖斯托夫以目前被关押在俄罗斯的64名乌克兰政治犯的名义发起了绝食运动。

不过尽管西方政府发表了批评俄罗斯的言论——批评其关押肖斯托夫及另外150名宗教和政治犯——但它们因为普京治下俄罗斯的所作所为而将其孤立的决心显然正在削弱。加之不道德的国内政策,西方所谓“道德领导力”的宣言正变得越来越空洞。

现在,普京及其同伴中国主席习近平可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自由地忽视西方的批评,甚至坚持修桥的好处。这也绝不仅仅是一个比方:在普京领导下,俄罗斯已经至少修建了六座大桥,其中一座甚至将克里米亚与俄罗斯大陆相联通。就像在世界杯前开工的那些项目一样,上述项目看起来形象不错。而绝食运动的形象看起来就没有那么高尚。对普京而言,幸运的是,在民族主义破坏国际法和多边机构权威的世界里,道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而相对于像特朗普这样的领袖,普京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糟糕。

而民主理想的侵蚀不能仅归咎于特朗普;毕竟,美国的人权纪录远不是没有瑕疵的。在比尔·克林顿总统执政期间,美国是仅有的七个投票反对设立国际刑事法院的国家之一,而且其后的每一位美国总统都拒绝加入。而后是布什发动的反复无常的反恐战争,之后又是巴拉克·奥巴马悍然无视国际法对利比亚、索马里和也门的军事干涉。显而易见,特朗普远不是第一位无视全球协议或体系的美国总统。

欧洲也并非无可指责。普京曾指出西方针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对策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双重标准,因为欧盟曾和美国一道,于2008年支持科索沃宣布独立于塞尔维亚。

二次大战后,美国和欧洲领导世界重新评估了国际规范和体制,并创建了当今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的支柱。而在我们这个时代移民及国际恐怖这两大主要危机的推动下,今天也需要进行类似的评估。但特朗普自私自利的“美国优先”价值观根本行不通。我们也无法相信俄罗斯和中国能采取捍卫人权的行动。在欧盟缺乏恢复和在全球推动其自身价值观的信心和团结的时刻,谁还能完成这项任务?

http://prosyn.org/Jx6yoR9/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