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特朗普医保法案崩溃的启示

华盛顿——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国内经济议程上周遭遇重大挫折,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决定撤回他们匆忙起草的本来旨在废除并取代《平价医疗法案》(简称ACA,或“奥巴马医疗法案”)的医疗法案改革。鉴于总统在这个问题上的高调努力,共和党多数派未能通过一项可行的草案非常令人尴尬。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特朗普能否推进共和党经济议程上的其他项目。而且,因为三个原因,特朗普接下来的主要政策着力点——减税问题——正在陷入巨大的麻烦之中。

首先,行动主义发挥了作用。自11月以来,许多民众重新发现井然有序的游行、到访国会办公室、在市政厅发言和致电国会议员等美国草根政治运动确实产生了效果。

国会议员无法忽视民众的呼声,因为这决定了他们能否保住工作。整个众议院每两年都要重新选举——这是美国宪法的规定,迫使他们保持对公众舆论的关注。如果他们做不到,就有可能在党派初选和连任的竞选活动中面临真正的挑战者。

同样,参议院能否投票确认超级保守派尼尔·戈索赫在美国最高法院的任命将取决于参议员会接到多少通电话。民主和共和两党参议员都希望感知选民的情绪——在这方面没有什么比打电话更好的表达方式了。

我在麻省理工学院某机构担任顾问,网站 http://fiftynifty.org就是这家机构的杰作,目的是让美国人更轻松地利用社交网络动员身边的人给国会打电话。网站的反响是非常积极的:比方说,近几周我自己只打了两次,但我的联系人们却已经拨打了超过160通电话。并且FiftyNifty本身已经在31个小时内拨打了超过1,200通电话。

共和党人面临的第二个挑战是政治士气的迅速变化。民主党人在11月遭到挫败后士气低落。现在他们团结一致、目标清晰——而且理由是非常充分的。直到不久前,阻止特朗普的医改提案仍看似非常困难,这项提案如果获得通过,将在今后十年内剥夺约2,400万美国人享有的医疗保险权。但共和党人内部的分歧已经告诉民主党如果他们保持团结,就可以沉重打击特朗普议程并在2018年11月夺回众议院席位。

究竟能夺回多少?截至3月1日,众议院共有237名共和党和193名民主党议员(还有五个席位空缺)。但有23名众议院共和党议员所代表的地区11月将票投给了希拉里·克林顿——他们中的不少人今天看上去非常脆弱。

举例来讲,加利福尼亚第45选区代表米米·沃尔特斯似乎与选民的联系越来越微弱。但委员会讨论特朗普医改计划时,她臭名昭著地叫嚣“让游戏开始”,并在共和党医改撤回之前一直支持这项法案。要想观察未来几个月不断累积的压力,请关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法学教授戴夫·敏的推特左转团体有一个帮助人们找到距离最近的国会摇摆区的非常有用的网站——其意义在于确定民主党人应当在哪里集中投入他们的精力和捐款。

特朗普还面临结构性的重大挑战。他通过在白宫高级职位上安插狂热分子来迎合极右翼势力,包括任命斯蒂芬·班农担任首席战略官、贝蒂·戴维斯担任教育部长、斯科特·普鲁特担任环保署长以及里克·佩里担任能源部长。这些人——还有他们的内阁同事——正在通过采取行政行动来推行某种极端议程,比如彻底废除环境保护,这将进一步恶化美国的空气和水污染状况。

与此同时,特朗普意识到如果他赞同共和党自由党团(Freedom Caucus)所偏爱的法案——该团体由众议院最极端的保守分子构成,其成员挫败了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的行动——他将失去政治中间派。在那样的情况下,国会共和党人将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遭受重大损失,并且在2020年,特朗普将面临在任总统有史以来所遭遇到的最令人耻辱的失败。

在税收改革中,共和党自由党团(和众议院发言人保罗·瑞安)主要希望为富人减税。特朗普希望减税范围扩大,但这样做会大大增加财政赤字——共和党自由党团很难接受这样的局面,部分原因是这样做会导致他们在初选时面临挑战。

如果特朗普增加某些基建开支,原则上他获得民主党的支持是有可能的。但民主党为什么要支持一个这样的总统,不仅任命像班农、戴维斯、普鲁特和佩里这样的人担任高级职务,而且放任这些部长在国内和国外推行不负责任的有害政策?

在特朗普可以不受国会钳制随意行动时,他的任命和行政命令已经超出了极限。但在立法领域极端主义很难奏效,因为需要吸引一些相对中立的共和党人才能通过相关法案。

与此同时,民主党人应尽可能给特朗普制造困难,并将明年夺回众议院席位作为工作重点。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