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特朗普的大策略?

东京—和人际互动一样,国际关系,不论是经济关系还是政治关系,都是合作与竞争的结合体。“合作”部分让所有参与方受益,不论是通过保持世界和平还是通过自由贸易刺激增长和繁荣实现。“竞争”部分形成严重风险,如经济障碍和战争和环境破坏。那么,为何各国不增加合作?

答案部分源自所谓的囚徒困境。国家可能会认为,通过背叛合作伙伴,可以为自己赢得更好的“交易”。在面临欺 骗的诱惑时,它们会变得担心乃至怀疑它们的合作伙伴——也面临着同样的诱惑——正在背叛它们。结果,它们更容易先发制人背叛伙伴。

博弈论为理性决策者之间的冲突与合作提供数学模型,对于克服囚徒困境,它一般无法给出合意的策略,更不用说解决实际冲突的最优策略了。但是,密歇根大学的罗伯特·艾克赛尔罗德(Robert Axelrod)的工作有望打破这一瓶颈。

艾克赛尔罗德阻止了一场竞赛,让著名博弈论专家和政治学家研究重复囚徒困境博弈的最有效方针。获胜者——最有可能产生合作结果的策略——是安纳托尔·拉波波特(Anatol Rapoport)的以牙还牙策略。

根据以牙还牙方针,双边博弈应该从合作开始:如果另一方选择合作,你也应该合作。只有另一方背叛——即开始表现出不合作行为——你才应该不合作。

当然,当另一方合作时,背叛策略可能具有诱惑力,这样能够增加你自身的支付,甚至有可能带来笃定的意外之财。但是,根据以牙还牙策略,另一方接下来也会选择背叛,其所造成的损失或者立刻,或者在一段时间后将抵消你所锁定的一切收益。

开始时合作并惩罚背叛,以牙还牙策略鼓励积极的共赢行为。问题在于它在真实世界中是否管用。美国总统特朗普带着背叛态度进入国际关系舞台,也许这是检验这一策略的良机。

长期以来,国际社会一直朝自由贸易努力,这是一种合作方案。不论特朗普尝试什么手段兑现其限制贸易、征收惩罚性关税和边境税的竞选承诺,都将构成美国的背叛。如此,根据以牙还牙方针,美国的贸易伙伴予以报复是可以理解的,甚至可以说是天经地义。特朗普专注于双边贸易平衡暴露出他对贸易如何运行的无知——多边主义运行得比双边主义更好,因为这能让一个经济体更加难以被另一个经济体挟持——但也让双边以牙还牙策略能够更加直截了当地实施。

历史告诉我们,背叛很容易影响到贸易。1930年,美国推出史穆特-霍利关税(Smoot-Hawley Tariff),超过20,000中商品因此需要缴纳进口税。不出三年,美国进口暴跌66%,出口也大幅减少61%。世界其他国家也因此蒙受损失:1929—1934年间,全球贸易缩水三分之二。

幸运的是,特朗普收回了许多更加激进的贸易立场。最显著的是,他并没有像在竞选中承诺的那样,在执政的“第一天”就给中国贴上货币操纵国标签,而是完全抛弃了这项指控,反而发问在中国帮助美国应对其他挑战(如朝鲜核威胁)的情况下为何还要这样做。

还有更多好消息:特朗普本人似乎也在使用以牙还牙策略,他转向惩罚背叛者,包括两个最有敌意的背叛者:朝鲜和伊斯兰国。这意味着授权美军领导人根据他们的判断采取行动,结果阿富汗地下通道网络挨了美国最重磅的非核炸弹。至于朝鲜,特朗普已经命令一个航母战斗群驶向朝鲜半岛海域,同时宣布准备与中国合作进一步惩罚金氏王朝。

平心而论,特朗普对博弈论的直觉式使用风险很高,因为他在与对合作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的行动方玩边缘政策。特别是亚洲国家都在屏息凝神观望事态进展。这就是知情而精准地执行以牙还牙策略的重要性所在。

而特朗普政府的弱点正在这里。在特朗普宣布美国海军卡尔文森号正在朝朝鲜半岛移动时,实际上卡尔文森号是在参加与澳大利亚海军在3,500英里之外的印度洋进行的联合军事演习。这一错误对于提升韩国和日本的信心毫无帮助。

绥靖背叛者的挑衅行为永远无法带来和平。但让合作成为背叛者唯一可行的选项可以带来和平。为了��成这个目标而不危及任何人,特朗普的想象与现实之间的认知差异必须大大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