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特朗普的外交赤字

丹佛—连接阿富汗、叙利亚和朝鲜之间的战略节点已经是一个无从逃避的任务。惟其如此,世界才能开始感觉——哪怕是被误导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的一致性。

先来看对叙利亚空军基地的军事打击。据说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在这里发动了化学袭击。战斧式导弹倾泻而下只是如特朗普政府所言那样,为了释放一个信号?这是否意味着将会对叙利亚眼看就要控制不住的内战进行更多干预?

你可能会怀疑这样的打击是否表明美国整体而言将采取更加强力的外交政策。打击后不久,美国军方就受到其总司令的“全权委托”,在阿富汗扔下一颗大型燃料空爆弹(MOAB)——美国最大的非核炸弹。直接目标是摧毁伊斯兰国所使用的地下通道网络。问题在于这是否就是动用MOAB的全部意义。朝鲜向来喜欢将军事设施深藏地下,这是众所周知的。

目前,在朝鲜核和导弹试验紧张局面不断升级的情况下,特朗普已经下令美国海军航母战斗群驶向朝鲜半岛水域。照此看,似乎前总统奥巴马对朝鲜所采取的“战略容忍”政策即将被取代。

但尽管特朗普比奥巴马远远倾向于展示强大硬实力,他似乎还没有形成首要外交方针。特朗普在就职典礼当日就急匆匆地让奥巴马的外交任命人选扫地出门,但此后并未填补重要岗位,包括美国驻韩国、日本和中国大使。

如果说特朗普还有那么一点儿外交的话——比如最近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的峰会——那也是完全为了支持军事方案。反过来也应该成立:军事力量应该用来支持外交。普鲁士将军克劳塞维茨有一句名言,战争是通往严重后果的严肃手段。

以阿富汗局势为例。已故的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 Holbrooke),也许是本世纪之交美国最伟大的外交官,试图与塔利班叛乱分子谈判。尽管不是所有阿富汗塔利班都对谈判持开放态度,但他相信会有足够多的塔利班参与谈判,得到招安,从而削弱最极端的派系。他的战略方针非常明智,可以追溯到罗马帝国的“分而征服”战略。

相反,特朗普率领下的美国军方投下了“炸弹之母”。也许特朗普政府着眼于从阿富汗单方面撤军,就像奥巴马政府曾经做过的那样。但在特朗普时代,美国可能还要再扔更多的MOAB。

特朗普政府在另一个战略目标上似乎也与其前任非常一致:把叙利亚的阿萨德赶下台。但接下来会怎么样?占反对派大多数的逊尼派伊斯兰教徒真的会就此放下武器,告别令人厌恶的极端主义,拥抱生活、自由并在民主政府治下追求幸福吗?

无论如何,我们可能从未发现真相,因为阿萨德仍在获胜。他拥有强大盟友的支持,包括俄罗斯和伊朗,而反对派则陷入了毫无希望的分裂。即使是自由叙利亚军(Free Syrian Army),其实也只不过是多支毫无统一可能的军队的组合——颠覆政权更是希望渺茫。最可靠的结束叙利亚战争的选项是美国带着全球力量——包括阿萨德的盟友——一起参与,不过它们要形成一致意见,认识到基于权力共享和政府分散化的外交解决方案的必要性。

朝鲜也有一位没有任何计划可言的独裁领导人。但是,和阿萨德不同,金��恩现在可以随时引爆核弹。

但在这里,同样存在各种因素制约军事方针的效果,尽管这并没有阻止副总统彭斯最近说出“所有选项都已经摆上台面”的话。对此,国务卿蒂勒森上个月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韩国和驻韩美军司令官身上,而没有会见自己的手下:美国大使馆的外交官员们。

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更进一步,建议现在就对朝鲜进行打击——在朝鲜政权开发出将核武器送往美国所需要的导弹之前。显然,朝鲜可以将核武器打到韩国无关紧要。格雷厄姆自称是务实派;但破坏作为美韩联盟基础的信任绝对称不上务实。

美国很少有人有格雷厄姆这么大的军事行动胃口——将2,000万韩国人立刻置于危险之中。一些人支持与金氏政权做一笔交易:暂停武器试验,作为交换,美国减少美韩联合军演。但这一方针也会削弱美国与韩国的重要联盟——尽管程度会低得多——同时也无助于遏制朝鲜对核武器的渴望。

叙利亚、阿富汗和朝鲜的环境大相径庭,但也颇有些共同之处。它们代表了特朗普政府所面临的严重的外交政策挑战。它们都必须拿出全面外交战略才有可能解决。

人们常说,生活中有80%的情况是走个过场。但在外交领域,关键在于跟进,从而将高级决策者的最主要目标转化为一致的战略,为保护美国及其全球盟友的利益落实日常工作框架。这可不是光靠军事就能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