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特朗普赤字

坎布里奇—带紧缩思维的保守派政府总是偏好财政审慎,而再分配导向的进步派将赤字视为世界上最大的免费午餐,这是后金融危机时代的一个神话。这一简单化的视角也许包含着一丝真理,但它完全没有抓住赤字的政治经济学的真正核心。

事实是,只要某一政党牢牢控制了政府,它就有很大的激励借钱推行它的重点日程,知道它未必要为此买单。因此,大可以期待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政府——不管它是否保守——将积极地使用财政赤字来为它的税收和支出重点项目融资。

思考民主国家政府预算赤字的最准确的框架由意大利学者阿尔贝托·阿莱西纳(Alberto Alesina)和圭多·塔贝里尼(Guido Tabellini),以及几乎同时的两位瑞典人托尔斯腾·佩尔森(Torsten Persson)和拉尔斯·斯文森(Lars Svensson)在20世纪 80年代末提出。他们的方法在细节上有些许不同,但基本思想是一致的:你在有能力的时候借钱给你的朋友。如果后继乏钱,那么轮到反对党上台执政时,呃,一切都太糟糕了。

只要回忆一下最近的美国经济史,就能确认意大利/瑞典模型的洞见——并看穿共和党一直在宣称的平衡预算目标和民主党总是在尝试的不择手段地花钱的荒谬之处。20世纪80年代,保守派英雄罗纳德·里根不惜忍受巨额赤字为其雄心勃勃的减税计划融资,并且他是在借贷成本一点都不便宜的时期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