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ld Trump and Stephen Bannon Mandel Ngan/Getty Images

爆发的班农

华盛顿 – 最近发行的关于特朗普和他的不健全总统行为的新著(《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在华盛顿掀起了轩然大波。尽管白宫发出了在宪法上站不住脚的禁止本书的威胁,但其发行日期仍然提前了四天。但《火与怒》所披露的内容,尽管让人深感不安,到并不那么出人意料。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饱受争议的作者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f)如何获得某些信息仍不清楚,但想必他对很多采访录了音,特别是那些用在书中的长对话。沃尔夫做到的是获得高官关于总统干的怎样或不怎么样的评论。

但书中告诉我们的内容,大部分是华盛顿政治口记者早已知道的东西:特朗普根本不够格当总统,他的白宫是充斥着缺乏经验的助手的高风险地区。唯一的意外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更大的灾难。

在本书发行之前,人们所熟知的信息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美国政坛前所未见的两位最“话痨”,最好辩,最利己主义的夸夸其谈者——特朗普及其曾经的首席策略师史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之间的战争。2016年夏天,为选战阵营物色领军人物的特朗普让班农做他的团队执行主席。班农是个不修边幅的泼皮无赖,此前是个商人,当时是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宣扬白人民族主义的网站)的首席执行官。班农对于右翼“民粹主义”选战阵营应该如何组织充满了大概念。

但是,从很多方面看,班农的理想选战十分接近特朗普已经在说和在做的:通过抨击移民——比如说他要沿着美墨边境建造一座“巨大美丽的墙”,建墙的钱让墨西哥人来出——以及特朗普指责对美国不公平的贸易协议来吸引蓝领工人。这些选民形成了特朗普基本盘的核心,而他在吸引这些蓝领工人方面的成功——以及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这方面的惨败——可以有力地解释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她成为了美国总统。

特朗普的问题在于他所吸引的公民从未接近选民的多数。他的著名的“票仓”远远不到群众的40%。但特朗普和班农显然不喜欢这样想。

特朗普常常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到别人身上——他从来不将失败归咎于自己——班农当然也免不了受到波及,他对自己在白宫的能量吹嘘过头,索要也太多。8月份,班农被逐出白宫班子。尽管他和特朗普仍然保持联系,但最终的出局早已不可避免。

特朗普和班农就像是两个胖子想共用一个睡袋。他们的政治世界不够大,容不下两个人。他们为应该在亚拉巴马州参议员竞选中支持谁而闹得不可开交;但在班农的敦促下,特朗普最终支持了反覆无常的前州最高法院法官罗伊·摩尔(Roy Moore),他曾经被两次剥夺法官职位,并且输掉了竞选。班农寻求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支持类似的“局外人”候选者,以此来撼动共和党“建制派”,如果成功的话,特朗普想在国会中取得胜利将会更加困难。

尽管他本人矢口否认,但特朗普或多或少认可沃尔夫为了写书而采访白宫工作人员。沃尔夫以鞭挞写作对象而闻名,特朗普在纽约的时候想必已经领教过这一点。一些助手说,他们以为与沃尔夫的对话是“不做记录”的,这意味着他们不会公开和他们的评论对应起来。但即使这是真的,也很难让一位狂怒的总统平息下来:他们说了这些东西。

在特朗普看来,对于沃尔夫的书,班农最大的罪名是说了一些关于总统家庭的“大不敬”的话。尤其让特朗普生气的是,班农描述了一场现在众人皆知的会面,这场会面发生在2016年6月的特朗普大厦,他的儿子小唐纳德(Donald Jr.)和其他选战阵营高级官员与几个俄罗斯人碰头。俄罗斯人说他们“脏了”希拉里·克林顿。班农对沃尔夫说,这场会面堪称“叛国”。但是,就这场会面实际泄露出来的信息看,班农的话并不夸张。(特朗普本人也参与了一场在空军一号上举行的会议,当时他正从上任总统后的第二次出访中回国,会议起草了一份掩盖特朗普大厦会晤内容的声明。)

据说特朗普还恼怒于班农说总统最钟爱的孩子伊万卡(Ivanka)“笨得像块砖头”。沃尔夫还报道说,伊万卡和她的丈夫、白宫高级幕僚贾雷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还商定,在实现了预期中在白宫的成功后,让伊万卡来当总统。

夸张很重要,这也是特朗普的习惯。特朗普说,其实班农对他的选举胜利毫无功劳,他们俩也几乎不说话。正如他惯用的计量,特朗普还威胁要起诉班农。特朗普经常会发出诉讼威胁而其实并不采取行动,但即便是威胁,也能让推定的目标付出巨大代价。

但短暂沉迷于特朗普阵营内斗不应该遮蔽自他现实。在这出大戏背后,特朗普有着确定的清晰目标,以及所见略同的内阁和部门首脑——还有并没有因为被曝光的总统行为“猛料”而分散注意力的人们。

华盛顿及其媒体圈大部分都在谈论最新被曝光的材料,与此同时,司法部——它理应具有一定的脱离白宫的独立性——正在演变为追逐总统怨气的党派工具。事实上,上周有消息披露司法部正在重启已经得到彻底调查的希拉里·克林顿电子邮件事件。消息还披露,联邦调查局也将盯上克林顿基金会。

用政府机关来惩罚总统的前对手让人想起了尼克松被弹劾的原因,它所表明的政府形式绝非不民主。

http://prosyn.org/5qqcYt2/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