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acemoglu15_Bilgin S. Sasmaz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_trumpfascistposter Bilgin S. Sasmaz/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美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

坎布里奇—美国正在兴起白人民族主义。据反诽谤联盟数据显示,2018及2019年美国共爆发极端主义和反犹主义事件6,768起(其中绝大多数来自右翼)。这一数字显著高于往年,导致许多人得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是国内极端主义抬头的罪魁祸首的结论。

自2015年启动总统竞选以来,特朗普一直公开及秘密地鼓励其支持者使用暴力。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白人至上主义者小詹姆斯·亚利克斯·菲尔兹开车冲撞反对派抗议者,导致一人丧生、数十人受伤后,特朗普曾臭名昭著地表示“双方都有些非常优秀的人。”他在谈论非洲国家甚至非白人国会议员时均从未回避种族主义言论。

特朗普的言论造成了后果。除夏洛茨维尔杀手外,还有几名实施暴力或国内恐怖主义的著名白人民族主义者均表示,他们是受到总统的鼓舞。其中包括向著名民主党人邮寄自制管道炸弹的小塞萨尔·萨约克,他向包括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及特朗普2016年总统竞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等发出了恐吓;在匹兹堡一间犹太教堂杀害11人的罗伯特·鲍尔斯;以及在埃尔帕索枪杀22人的帕特里克·克鲁修斯。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卡斯滕·穆勒和华威大学经济学家卡洛·施瓦茨的最新研究结果表明,特朗普的反穆斯林推特与反穆斯林仇恨犯罪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因为特朗普倾向于煽动暴力和歪曲事实,许多人认定他是法西斯分子。最令人无法容忍的是,特朗普企图非法化民主机构和公正的官僚程序,这不仅是为了保护他本人及其家属的可疑商业交易,而且作为一项强化其个人权力和权威的策略。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意大利法西斯纳粹就经常采用类似的策略。

但夸大这种相似性同样不对。首先,两次世界大战间的法西斯主义只有在共产主义氛围的烘托下才能被真正理解,许多德国和意大利中产阶级都认为共产主义是一种现实威胁。这种威胁今天已不复存在。奥巴马当选美国首任黑人总统的确加剧了极端主义分子担心美国白人群体正在“被取代”的忧虑。但这样的阴谋论无法与1917年俄罗斯布尔什维克革命后共产主义所构成的现实世界威胁相比。

其次,第1次世界大战后,饱受创伤、幻想破灭、身经百战的年轻人在许多国家的人口中占据了很大比例。尽管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许多退伍军人也遭受过类似的创伤(其中有些人坚定支持特朗普),但他们在人数和政治影响力方面都无法与两次大战间的老兵相媲美。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第三,尽管在口头上企图争取其他国家对其竞选连任给予帮助,但特朗普还没有试图用非选举手段来巩固自己的权力。如果11月输给民主党挑战者,这种情况有可能发生改变。但即便如此,这仍然与过去法西斯分子系统性破坏民主进程相去甚远。

最后,尽管共和党对特朗普的无条件支持与支持贝尼托·墨索里尼和阿道夫·希特勒的中右翼政界人士极为相似,但毫无原则的政客所作所为寡廉嫌耻并不特别具有法西斯主义色彩。

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相比贴上其他什么标签,重要的是,是否将特朗普定性为法西斯分子。可以肯定,特朗普连任总统会给美国机构带来生存危机。随着他的统治进一步正常化,阻碍其推行政策的力量——其中最关键的是,动员起来的民众 ——也会变得不那么强势。相比特朗普的首任任期,政治传统将会遭受更加严重的破坏。政府将持续进行废除官僚体制内部公正专业性的努力。包括司法体制在内的政治体制可能变得两极分化且无法修复。

但党派两极分化以及任何妥协的中间立场被抹杀却会成为特朗普自己对抗旨在控制他的机构的战争的关键武器。那些将他和他的支持者称之为法西斯的人仅仅是加深了分歧,同时导致数百万美国民众(往往是合理)的不满丧失了合法性,其中绝大多数人与白人民族主义或极端主义没有任何关系。

抵制和打败特朗普最有希望的策略与打败20世纪法西斯运动的策略没有关系。一旦墨索里尼和希特勒掌权,根本没有办法在体制内阻止他们的行为。相比之下,投票是击败特朗普最为有效的方法,2018年中期国会选举就证明了这一点,当时民主党击败共和党夺回了对众议院的控制。

因此,最好采用双管齐下的策略。首先,民主党(及其他所有相关政党)需要找到更好的方式与数百万投票给特朗普的人进行沟通,因为他们感到——而且在很多情况下的确——在经济和政治上遭到忽视。任何背弃这些美国人的运动不仅损害了自己赢得政权的机会,而且加深了两极分化,而恰恰是这样的分化允许特朗普几乎可以全权行事。的确,多数特朗普支持者不会在2020年轻易转投民主党候选人。但重要的是,民主党候选人必须开始搭建与这些选民之间的桥梁,并且认识到他们的关切。

其次,民主党必须取得决定性胜利。否则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会声称民主党窃取了他们的选举果实。民主党必须压倒性获胜,才能面向全国发出信号,证明多数美国人反对特朗普的破坏性政治,美国民众反对他不尊重美国政治体制,同时也反对他两极分化的言论。

解决美国人的不满并重建国家体制还不算太晚。但在政治上两极分化的环境中却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目的。而法西斯主义的指控只会使环境对特朗普的对手更加不利。

https://prosyn.org/JgA7BJh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

Set up Notification

To receive email updates regarding this {entity_type},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below.

If you are not already registered, this will create a PS account for you. You should receive an activation email shor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