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在特朗普的时代保护欧洲

布鲁塞尔——就像英国退欧公投前的民意调查一样,美国总统大选前的民意调查同样犯了错误。像英国退欧一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已经发生:唐纳德·特朗普现在是当选美国总统,表明本土主义已经对国际主义大获全胜。在开放和封闭社会的竞争中获胜的显然是后者,而自由民主正在迅速成为一场抵抗运动。

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美国将陷入自我迷恋之中。现在可以说美国和欧盟间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已经不可能成功。但特朗普当选总统对欧洲的负面影响还远不止于此。欧洲的领土完整本身现在正处在危险之中。

特朗普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欧洲安全不包含在其外交政策优先事项当中。他不承认北约的战略必要性,而且他对跨大西洋关系的兴趣只局限在未付账单中。特朗普当选总统将导致史诗般的地缘政治变化:1941年来,欧洲首次无法依赖美国的防务保护伞;欧洲现在要依靠自身。

一直以来,欧洲乐得生活的轻轻松松。过去一个世纪,跨大西洋关系一直呈现无法言喻的反常状态,即美国越活跃,欧洲就越被动。当美国在国外采取干预行动时——就像他们在伊拉克所做的那样——欧洲却报以“帝国主义过度扩张”的哗众取宠的演说。而当美国人未能干预,或干预过迟或无效时——就像在叙利亚和利比亚所发生的那样——欧洲人又要求美国更多地发挥领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