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在特朗普的时代保护欧洲

布鲁塞尔——就像英国退欧公投前的民意调查一样,美国总统大选前的民意调查同样犯了错误。像英国退欧一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已经发生:唐纳德·特朗普现在是当选美国总统,表明本土主义已经对国际主义大获全胜。在开放和封闭社会的竞争中获胜的显然是后者,而自由民主正在迅速成为一场抵抗运动。

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美国将陷入自我迷恋之中。现在可以说美国和欧盟间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已经不可能成功。但特朗普当选总统对欧洲的负面影响还远不止于此。欧洲的领土完整本身现在正处在危险之中。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特朗普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欧洲安全不包含在其外交政策优先事项当中。他不承认北约的战略必要性,而且他对跨大西洋关系的兴趣只局限在未付账单中。特朗普当选总统将导致史诗般的地缘政治变化:1941年来,欧洲首次无法依赖美国的防务保护伞;欧洲现在要依靠自身。

一直以来,欧洲乐得生活的轻轻松松。过去一个世纪,跨大西洋关系一直呈现无法言喻的反常状态,即美国越活跃,欧洲就越被动。当美国在国外采取干预行动时——就像他们在伊拉克所做的那样——欧洲却报以“帝国主义过度扩张”的哗众取宠的演说。而当美国人未能干预,或干预过迟或无效时——就像在叙利亚和利比亚所发生的那样——欧洲人又要求美国更多地发挥领导作用。

现在那个时代已经结束。特朗普知道欧洲在资金、技术和专门技能领域有能力成为与美国对等的全球大国,而欧洲缺乏充分发挥潜能的意愿不该由他来负责。我们欧洲人已经在太长时间里假设让美国解决我们的问题更加安全和廉价,即使问题发生在我们自己的后院当中。现在特朗普当选(鉴于美国多变的外交政策传统),我们必须抛弃这样的认知。

欧盟应当将特朗普当选作为掌握自己命运的警钟。持续不断的冲突,如叙利亚血腥内战和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干涉东乌克兰,直接影响着欧盟成员国的安全、经济和社会。但迄今为止是俄国人和美国人,而不是欧洲人,决定着乌克兰和其他欧洲边境地区的命运。结果是欧盟彻底放弃了对自身安全、贸易关系和移民迁徙的掌控。

2014年,美国负责欧洲及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和前任驻乌克兰大使乔弗雷·皮亚特一段很能说明问题的谈话遭到泄漏并在网上曝光。在谈到美国在乌克兰前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逃往俄罗斯后所采取的对策时纽兰,“去他的欧盟”。纽兰这样的态度是欧洲自己造成的。虽然听到奥巴马内阁官员这样的情绪表露已经糟糕透顶,我们甚至无法想象在特朗普治下会发生什么,特朗普甚至可能都不想费神任命一位官员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

因此欧洲必须立即建立自己的欧洲防务区并制定自身的安全战略。欧洲应首先精简并扩大双边和地区关系,尤其是在波罗的海和斯堪迪那维亚国家当中,此外还有比利时及荷兰、德国和法国。所有这些各自独立的关系必须团结在欧洲的统一指挥下,拥有共同的资金来源和国防采购系统���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欧盟必须有能力确保自身的安全防务,否则将无法保卫自己的领土。这个艰难但却重要的决定欧盟已经拖延了太久。现在,特朗普当选总统,我们不能再继续拖延下去。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