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商界比特朗普更绿色

伦敦—商业、政治和环境之间的关系将变得更加复杂。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威胁要取消关键性环保措施,其中不乏一些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之久的措施,而商界领袖日益认识到环境可持续政策的重要性——并据此展开行动。

特朗普曾经说气候变化是中国的骗局,目的是削弱美国经济。如今他已经废除了溪流管理规则(Stream Protection Rule,该规则禁止煤炭生产商将废物倒入水域)。下一个板上鱼肉可能是清洁电力计划(Clean Power Plan,该计划限制发电厂温室气体排量,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电力部门碳污染较2005年水平下降32%。发电厂目前是美国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源)。特朗普政府甚至威胁要退出2015年各国政府做出承诺的巴黎气候协定。

十年前,商界领袖大多会欢迎这类退步环保政策,因为如此一来,公司行为约束就会减少,从而可以降低成本、增加机会。但如今,虽然市场对特朗普的“企业友好”政策——不仅包括去监管化和减税,也包括万亿美元规模的基础设施计划,其中包括复兴煤炭业的措施——反应积极,商界领袖仍然保持谨慎。

特别是,他们对于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持强烈保留的态度。低监管经济不论带来多少收益,都无法抵消放弃环境承诺所造成的伤害。环境承诺被视为美国商业成功的关键。

已经有人为此发出声音。自特朗普当选以来,近900家公司和投资者——其中许多来自美国——联署了一封公开信《商界支持低碳》(Business Backs Low Carbon),呼吁政府不要让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这些公司包括一些跨国巨头,它们相信无法构建低碳经济��威胁到美国的繁荣。

令人信服的最新研究支持这一立场。上个月,能源创新(Energy Innovation)的一份研究表明,光是取消清洁电力计划一项措施就会在2050年之前给美国造成6,000亿美元的损失和120,000人过早死亡。

相反,构建更加可持续的经济的措施将带来影响深远的收益。由美国CEO和前市政和美联储领导人牵头的高风险商业项目(Risky Business Project)的2016年12月的报告指出, 到2050年削减80%的二氧化碳排放所节约的燃料成本将比所需要的资本投资多1,500亿美元。

去年1月,由我担任主任的商业和可持续发展委员会(Business &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ommission)在其旗舰报告中估算,全球而言,公司能够通过采取可持续商业模式释放12万亿收入和成本节约。可持续商业模式还能在2030年前创造多达3.8亿个重要经济部门就业岗位,包括食品和农业、能源、交通、医疗和市政等。光是在能源部门,可持续商业模式所带来的机会就价值4.3万亿美元。

公司战略日益与这些发现一致。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摧毁了墨西哥湾地区,动摇了沃尔玛公司为数巨大的地区消费基础,随后该公司时任CEO李·斯科特(Lee Scott)向公司全体员工发表了一份有力的演讲,题为《二十一世纪的领导力》(Twenty-First Century Leadership)。斯科特制定了宏大的环境目标,作为沃尔玛整体愿景——成为更加负责的公司公民——的一部分。

如今,沃尔玛是商业太阳能和现场可再生能源的领先用户,其全球总能源消费中有25%来自可再生资源。(斯科特为公司制定的目标是完全依靠可再生能源。)通过提升公司美国车队的效率,沃尔玛在2005—2015年期间减少排放近650,000吨二氧化碳,光是在2016年就节约了近10亿美元。

另一家美国公司玛氏(Mars)也采取了类似的道路。玛氏是《商界支持低碳》公开信的联署公司之一,正致力于通过提高效率和进行风能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资,实现到2040年完全停止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公司CEO格兰特·里德(Grant Reid)也是商业和可持续发展委员会成员。

但是,建立可持续的包容经济固然需要商界领导力和集体行动(这也是敝委员会的报告的核心观点之一),光靠私人部门的努力是不够的。政府也必须是积极的合作者,通过创造刺激“力争上游”的市场环境和释放保持美国竞争力和创新力所需要的资金来帮助扩大可持续行为。

因此,仅仅反对特朗普的危害环境的政策是不够的;企业需要争取特朗普政府,从而让美国当局建立一个鼓励可持续行为和绿色创新的环境。这样的环境可以包括碳定价(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开始在内部进行碳定价)、为碳效率提供税收优惠等。

特朗普本人的企业也从这些政府干预中获益。《纽约时报》最近披露,2012年特朗普获得了纽约州近100万美元的能源效率激励和低息贷款。

来自打破党派藩篱的CEO的强烈支持也许是刺激采取必要行动的关键。巴黎气候会议召开前,政客们都知道环保积极分子想要一个限制气候变化的协议;但是,最终促使他们行动的不如说是他们发现CEO和董事会也有这样的愿望。

商界领袖需要向特朗普表明他们绝非煤炭、污染和全球变暖的拥趸。他们是意志坚定的开明环保主义者,因为这符合他们的所有相关利益方的利益——包括客户、股东、员工和企业所在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