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下一个世界秩序

马德里—流年不利的2016已经成为前尘往事。但这一年的低谷时刻——英国投票脱离欧盟、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叙利亚暴行继续横行——只是建立已久的基于规则的自由全球体系分崩离析过程的症候。不幸的是,这些症候正在加速体系的衰落。

多年来,自有秩序一直饱受压力。也许最明显的是机构发展和法律工具进步乏力。简言之,我们一直在试图用二十一世纪全球力量的圆钉钉入二战后机构的方孔。

反映旧时代的扭曲的代表——不管是联合国安理会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理事会——削弱了全球机构的合法性及其应对新挑战的能力。这促使体系向G-20以及最新成立、尚未经过考验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机构的非正式机构转变。

更好的方针是着眼于提高新兴经济体在现有机构中的代表权。新方针还将寻求与更多的非国家行动方合作,包括公民社会组织和企业代表,将它们纳入国际决策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