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特朗普的情商缺陷

发自剑桥——上个月,50名曾在从理查德·尼克松到小布什麾下历届共和党政府中任职的前国家安全官员发表了一封联名信,说他们不会投票给本党的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用他们的话说,“一位总统必须懂得自律和控制情绪,在言行之前必定深思熟虑。”简而言之,“特朗普缺乏总统气质”。

套用现代领导理论的术语,特朗普是情商不足——也就是缺乏使领导者传递其个人激情和吸引众人的自我控制,纪律和移情能力。与那种认定情绪会干扰思考的观点相反,情商——由自我控制和与他人的沟通联结两大部分组成——表明,理解和调节情绪的能力可使总体思路更加清晰有效。

虽然这个概念相当现代,但这个想法其实并不新鲜。务实的人们早已理解了这一点对领导的重要性。在1930年代,经历过美国内战的硬派老将,前最高法院法官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前往拜会富兰克林·D·罗斯福这位当学生时不太起眼的哈佛校友。后来有人问及他对新总统的印象时,霍姆斯精妙地调侃道:“二等的智力;一流的气质。”大多数历史学家也都赞同,罗斯福作为一位领导者的成功更多地来自于其情商而非智商。

一个多世纪以来心理学家们都在研究如何测量智力。常规的智商测试则用言语理解和知觉推理这类智力维度来进行测量,但一个人的成功中智商变量只占10~20%,剩下80%的不明变量则是数百项随时间流逝不断涌现的因素的产物。情商就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