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玩经济之火

普林斯顿—去年今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了令人失望的2015年全球增长率——3.1%,并憧憬2016年和2017年增长率有所上升。但这一预期是不现实的,我在当时就解释了原因。果不其然,2016年预计全球GDP增长率只有3.1%,世界贸易增长更是大幅下降,从2.7%下降到只有1.9%。这些数字表明世界经济陷入了大麻烦。

但IMF再次预测全球GDP增长将在未来两年获得重大改善,世界贸易增长也将翻番。IMF将预期的全球经济改善(特别是2017年的改善)主要归因于美国GDP增长的增强。这一对美国经济的乐观态度是基于积极的企业和消费者信心指数和上涨的股价,以及预计美国将采取财政刺激和去监管化。

但如此热忱忽视了正在发酵的深层破坏因素。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府退出贸易协定,经济增长将受到拖累,而随着美国开始打破治理市场的范式和机构,增长还将遭受更大的挫折。更糟糕的是,特朗普挑战规则正逢全球经济已然岌岌可危的时候,中国正面临金融业泡沫剧增,欧洲面对意大利银行业的缓慢崩溃浑然不觉。

平心而论,有强大既得利益撑腰的国际贸易协定变得越来越有侵略性。佛蒙特州参议员、民主党初选竞争者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反对12个国家的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时指出,这样的协议主要是为了跨国大公司的利益。哈佛经济学家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也持有相同观点,并强烈批评某些经济学家同行支持将这些协议描述为“自由贸易协定”的“宣传”。这些协议只有利于“一小撮”,而有害于经济较脆弱的群体的生计。

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时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也反对TPP,因此特朗普最近决定退出该协议的举动在政治上是必然的。但即便是渴望的变化也必须付出转型代价,并且这些代价将随着新政府危险地破坏市场经济的核心原则而增加。

特朗普威胁要征收进口关税来“让美国重新伟大”,这是在玩火。关税将立即损害美国消费者的利益,而其他国家的报复性防御措施可能给已经十分虚弱的世界贸易造成致命一击,从而动摇全球繁荣的关键源头。

特朗普的针对个别企业的威逼策略可能更加危险。据《华尔街日报》,特朗普已成为美国制造商的主要“关注点”。“董事们忙于打听谁在新政府里有朋友,”《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说,“并派专人时刻紧盯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突然间需要与经营中的不可预测的力量周旋”的公司的前景应该让预测去监管化即将到来的人三思。如此积极地干���企业额经营是一切监管之母。

在一篇出色的文章中,哈佛法学教授凯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指出,特朗普不可预测地干预公司事物将危及市场经济本身。特朗普专断地选择某些企业执行它的“命令”,这将破坏透明和公平等核心市场原则。“在一个总统发号施令的世界,”桑斯坦写道,“公司将获得令人恐怖的激励——无所不用其极地献媚总统,策略性地行事,并做出它们自己的承诺和威胁。”

尽管如此,经济信心的海市蜃楼仍有可能继续存在,因为,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希勒(Robert Shiller)最近所观察到的,一个幻觉可以持续另一个幻觉。但咒语总有被打破的一天。

目前,金融市场已经开始反映一个信念:对其经济展望几乎未作出任何改变的美联储将耗费比此前更长的时间来升息,因为经济增长将比预期更加萎靡。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措施将削弱世界贸易,增加国内通胀,推高美元,导致美国出口业蒙受损失。最终,在更大的规模上,特朗普专断的政策决定将破坏支撑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国际机构和规则,导致大规模长期伤害。

与此同时,中国和欧洲的增长模式也举步维艰。中国放任其信用推动的房地产泡沫发展,导致越来越容易受到资本外逃冲击。在欧洲,希腊的经济和社会悲剧仍在继续深化,尽管已不再能够吸引全球关注。

但真正的全球断层线是意大利经济。意大利经济已有二十多年没有增长。财政捉襟见肘的意大利政府疲于应付资不抵债的银行,同时又面临着民粹主义政治逆反。眼下,不经意间点燃的星星之火——不管是在罗马、欧洲其他国家,还是华盛顿——都有可能吞噬全球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