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美元会式微吗?

圣芭芭拉—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资本流入将美元推高到十多年来所未见的水平。乍一看,市场似乎对新当选总统信心十足,特朗普对美国经济来说是利好,推而广之,对美元来说也是利好。

但外表可能欺骗你。短期汇率波动并不是判断货币基本形势的好方法。货币国际用途的长期趋势——特别是作为外国投资者或央行的价值储藏手段——意义要重大得多。在未来几年——而不是几周——特朗普的当选对美元来说几乎肯定是利空。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首先,美元之所以在选举后升值,唯一原因是特朗普承诺实施深度减税并增加支出解决美国基础设施陈旧的问题和提升美国据说“耗尽”的军力。这将提振短期经济增长,并难免会推升利率。世界对有吸引力的投资回报十分饥渴,因此看到特朗普繁荣的希望吸引资金流向华尔街,反过来又增加了美元需求。

平心而论,发行在国际上最受欢迎的货币的国家总能对其他国家施加影响,并拥有无与伦比的经济优势。美元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让法国前总统德斯坦把它称作美国的“过度特权”。主要投资者渴望美元,美国就能肆无忌惮地花钱在全球部署力量;反正只需要开动印钞机就能买单。

但如今美元的未来取决于特朗普是否真的想“让美国重新伟大”。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美元的国际吸引力将随时间增加。但如果他追求“美国第一”的保护主义承诺——这带有一些仇外民族主义的味道——投资者和央行可能逐渐被迫寻找其他储备货币来存放它们的巨量闲置资金。

不幸的是,后一种情景似乎可能性更大,有足够的理由怀疑美国的“过度特权”还能不能继续维持。从会计角度讲,海外持有的美元是美国的负债,并且观察者早就开始担忧美国可能无法无限期地维持其不断增加的外债“积压”。美国的美元负债随时都有可能达到临界点,如果担惊受怕的投资者因为寻找其他价值储藏手段而引起不可逆转的下降螺旋的话。

一位追求民粹主义政策的菜鸟总统可能触发这一向下螺旋。事实上,特朗普在选战过程中已经敲响了警钟——他漫不经心地评论说要以折价从债权人手中收购美国债务的方式重新谈判债务问题。这正是特朗普在他旗下企业陷入困境时的惯用伎俩,将导致国民债务实际局部违约。再好的政治家也想不出更好的毁灭美元的方法了。

类似地,让我们假设特朗普将贯彻其预算承诺。减税和增支在短期内也许能刺激经济增长,但也会增加政府债务,进一步增加关于美国兑现长期义务的意愿和能力的质疑。

我们也不要忘了,特朗普承诺要通过实施进口关税和废除贸易协定让数百万高薪制造业工作流回美国。如果保护主义真的进入他的日程,那么我们还必须假设会出现资本管制。对美国的外部债权人来说,特朗普风格的重商主义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根稻草。

但所有这些都不意味着有可能发生末日情景——立刻发生美元挤兑,或外部债权人争相卖出美元。美元曾经在此前多届政府的愚蠢政策错误中生存下来,人们一再预言美元的衰落,但它们从未成为现实。

我们可以排除出现迅速大规模逃离美元的情形,因为长期以来美元一直是独一无二的国际价值储藏手段。其他货币都不能挑战美元作为国际中介或储备资产的地位,也没有国家拥有能与美国媲美的高效资本市场,而只有高效的资本市场才能提供无与伦比的流动性。因此,美元现在仍将是世界终极安全港,不可能遭遇突发致命打击,即使特朗普的政策是一���灾难。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另一方面,随着美国的金融对手让本国货币更具吸引力和更容易获得,美元可能陷入漫长缓慢的失血期。中国已不再掩饰将人民币打造成值得信赖的美元替代品的企图。假以时日,随着更多货币竞争力的增强,美元的独特优势将受到侵蚀,美国的特权地位亦然。

随着时间的推移,特朗普总统任期将不利于美元,因为他不利于美国经济。相反,如果特朗普遵循其竞选承诺,那么随着大量替代品的兴起,美元可能被拉下全球货币层级的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