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企业为什么应该拒绝特朗普放松管制

伦敦——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企业来讲似乎是梦想成真。他常常提醒我们他自己也是商人,特朗普急于通过大面积放松管制来取悦企业。但如果企业自己不小心,他们将会后悔实现自己的梦想。

就像特朗普靠个人统治一样,他希望允许企业领导者以同样的方式来管理企业。这对某些人来讲肯定颇具诱惑力。事实上,企业正在排队利用数据隐私、环境规则、员工保护、银行监管、消费者权益和冲突矿产规则等领域倒退的规则 。不少人急切地想看一看他们可以在何种程度上操纵政府,这届政府到目前为止似乎愿意同意任何要求。

但与特朗普的说法相反,这种做法并不能真正给企业带来好处。通过彻底放松管制,特朗普内阁实际正乞求企业损害消费者利益、破坏环境,而且从长远角度看,损害他们自身的利益。事实上,随着企业行为后果逐渐暴露,公众对那些企业的信任——更不要说对本来应当监管它们的政府的信任——将被彻底摧毁。董事会风险委员会应当就此拉响警报。

公众对企业的信任已经非常薄弱。在整个发达世界,企业像政府一样正在面对日益增长的玩世不恭和愤怒,绝大多数公众感觉受到侵犯和忽略。企业所应做的绝不是抓住放松管制之机以损害消费者和社会的代价攫取更多利润,而是应当竭尽全力提高透明度。

但能否实现创造就业的目标?毕竟那是特朗普经济计划的支柱——他声称放松管制将非常有利于实现这一目标。在这个问题上,很可能也无法取得特朗普所说的效果。

可以肯定,放松管制可以在今后十年左右创造某些新的工作。但却不会是特朗普不断承诺的理想中的采矿和制造业工作。新的工作机会有可能来自环境治理领域。也许更多医疗专业人士将诞生或增长,以处理像水污染这样的后果。

保持监管尤其是环境监管同样可以创造新的工作。例如清洁能源已经在以比美国其他经济领域更快的速度创造新的工作——如果制定恰当的政策,这样的趋势可能会持续获得推动。但特朗普政府却远远没有推行恰当的政策。

这难住了世界各地的企业。此前,只要遵纪守法,企业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开对伦理和道德的棘手探讨。现在,董事会和行政团队必须认真考虑如何平衡短期商业目标和长期商业前景之间的关系,而且还要确保商业目标符合基本的道德义务。在某种囚徒困境中,首席执行官将不得不决定是否经得起被利用所谓机会的竞争者夺取市场的风险,比方说将有毒的煤灰倒入河流和溪水而完全不受惩罚。

幸运的是,某些企业似乎正在做出正确的选择,他们公开支持维持监管,特别是那些旨在缓解气候变化的相关规则。零售商盖普有限公司、全球食品饮料制造商玛氏有限公司、啤酒生产企业百威英博集团以及像微软这样的高科技企业已经承诺继续奉行现在已经被取消的环保规则。

但这样的公司仍然是少数。董事会、全球大型投资机构和消费者必须加紧说服更多企业加入到这个队伍当中。

正如过去几年“股东之春”所表明的那样,投资者——特别是私募股权和主权财富基金——有能力改变企业的决策轨道。同样,直言不讳的消费者通过借助从抗议到社交媒体等现代化手段,可以在从薪酬到企业责任等一系列问题上改变企业的侧重。

事实上,就在上周,福克斯新闻主播比尔·奥莱利尽管拥有美国最受欢迎的有线电视真人秀,但却依然失去了工作。因为广告商面对团结一致的民众压力而迅速抛弃了他。媒体曝光奥莱利及福克斯新闻母公司向多名女性支付1,300万美金以解决针对奥莱利的性骚扰投诉。这导致奥莱利成为广告企业的高风险资产,其中不少企业认为疏远自身客户——及员工——的风险大到他们无法承受。

随着上市公司全体股东大会季刚刚开始,现在对股东和利益相关方而言是理想的时机告诉企业自己的想法。如果企业领导人决定利用特朗普放松管制的狂欢,我们必须让他们立即感受到直接的后果。

这并不仅仅是美国的问题。美国放松管制将对世界各国造成影响,尤其如果利用这个机会的美国跨国企业被允许从这个选择中得到好处。结果必然导致其他地方的企业采取同样的举措。

没有人选举企业来管理这个世界。(近来优步百事美联航等公司所表现出来的领导力肯定不是选民希望政府表现的。)但不可否认企业决策可以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企业管理者抵制不住特朗普带到华盛顿的那种个人治理模式的诱惑,他们将会最终失败,就像特朗普将会最终失败一样。唯一与特朗普不同的问题是,他们是否要清理自己留下的烂摊子。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