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ank teller counts Chinese currency 100 yuan (or Renminbi) notes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特朗普还会发动货币战吗?

圣芭芭拉—最近几周,特朗普政府抛出一系列公然对准中国的贸易和投资举措。显然,特朗普及其幕僚将中国视为美国的主要“经济敌人”。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接下来是否会攻击越来越受欢迎的人民币。

目前,美国已经对钢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高额进口关税,这是特朗普个人在上个月月初就宣布要做的事。此后,美国政府授予一些盟国豁免权,并用这些关税作为与其他国家讨价还价的条件。

中国并不是美国钢和铝的主要供应国。但中国产能过剩一直压制着国际钢和铝的价格,损害了美国生产商的利益。因此,特朗普政府的目标是迫使中国大幅削减产量。

更加引人注目的是,特朗普政府公布了对多种中国商品征收进口关税的计划,总额高达600亿美元。它还收紧了外国企业进行公司并购和投资的限制;并暗示准备向世界贸易组织就中国强迫技术转移问题提起投诉

此外,特朗普政府还阻止中国公司投资于美国敏感行业,如半导体和5G无线通讯技术。特朗普已经叫停了与中国关系密切的新加坡企业博通公司1,170亿美元收购美国科技巨头高通公司的并购案。

类似地,特朗普任命的联邦通讯委员会委员阿吉特·派(Ajit Pai)已经同意将中国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列为国家安全风险。而根据一项 新的规则提案,被归为此类的企业将本可以为建设美国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公司提供设备。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尚未采取直接针对人民币的措施。但既然它将中国出口和投资视为威胁,那么将人民币也列为目标只是时间问题。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政府在提高人民币国际地位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它放松了监管,使得更多贸易相关交易能够用人民币结算,从而规避了美元等传统计价货币。它建立了一个囊括世界各大金融中心的人民币清算银行网络。它在香港和其他地区培养了一个活跃的人民币存款和人民币计价债券市场。它还与几十个国家的央行达成了货币互换协议,以期人民币能够成为新的全球储备资产。

与此同时,中国在2015年实现了一个重大里程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人民币纳入决定其合成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SDR)价值的货币篮子。此前,这一特权地位只属于美元、英镑、日元和欧元。因此,进入SDR货币篮子大大提高了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也鼓励中国进一步推广人民币。最近,中国推出了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一些观察者认为这是对美元的直接挑战。

作为其雄性勃勃的争取全球影响力计划的一部分,中国要打造一个与全球超级大国相配的货币。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从美元在金融市场和央行储备中的主宰地位中得益,如今中国也想获得类似的成果。如果人民币的崛起要建立在美元的衰退的基础上,那真是太糟糕了。

在特朗普之前,美国维持美元主宰地位的政策大体是消极的,甚至有绥靖之嫌。即使中国推广人民币作为美元替代品的形势已经一目了然,奥巴马仍然没有采取措施捍卫美元。事实上,美国实际上还支持了人民进入SDR货币篮子,尽管人们广泛质疑人民币的资质,这是因为美国想鼓励中国充当现有货币体系的可靠的相关利益方。

但随后特朗普上台,风向突变。尽管人民币国际地位有所抬升,但其距离一流地位仍有很大差距。自称为交易高手的特朗普想必对此心知肚明,也会经不住利用人民币的脆弱性。

比如,如果中国选择不理睬特朗普对贸易让步的要求,美国可能禁止用于美国企业与中国企业进行的交易活动的计价和结算。它可以阻挠或给人民币计价资产制造新壁垒。它也可以一优惠条件给所有准备抛弃与中国签订的协议的央行缔结互换协议。可能的惩罚性动作名单还可以列得很长。

当然,在贸易战的同时再打一场货币战是非常危险的,有可能造成灾难。至少金融市场可能陷入动荡,国际借贷可能受到干扰。不幸的是,对一个认为“贸易战是好事,很容易就能打赢”的人来说,不可能被这些可能性吓住。我们只能寄希望于更冷静的头脑会胜出。

http://prosyn.org/mYT56hZ/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