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worker loading aluminium tapes at an aluminium production plant in Huaibei STR/AFP/Getty Images

贸易战鼓擂

北京—上个月,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打响了正在很快升级为全方位贸易战的第一枪。中美关系中的贸易摩擦问题由来已久,但几乎没人预料到会有如此升级,因为经济学家广泛认为贸易战没有赢家。那么我们是否已经到达了这种程度,又能在为时已晚之前做些什么?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特朗普似乎不理解贸易如何起作用。他认为美国5,000亿美元对华贸易赤字是一种损失,是“无能”的美国政府被中国政府利用的结果。事实上,在特朗普看来,美国多年前就已经输掉了与中国的“贸易战”。

但贸易平衡远比特朗普所认为的更复杂。首先,大部分中国出口商品包括了其他地区制造的元件,这意味着中国贸易盈余其实包括了其他许多国家的贸易盈余。

此外,中国对日本和东南亚经济体存在巨大的贸易赤字,尽管它对美国存在巨大的贸易盈余。中国总贸易盈余占GDP之比在过去十年中稳步下降——从2007年的近10%下降到2017年的略高于1%——这意味着中国外部账户基本平衡。

还有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这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这意味着获得大量外部资本。多年来,这强化了美国的金融系统和货币,令美国获益良多。尽管美国外部赤字可能需要降低,但这部分要归因于美国自身的储蓄不足,仅仅依靠贸易政策不足以实现这一目标。

所有这些都不是说美国绝对不应该对中国的贸易行为心怀任何不满。但这些不满应该视为中国遵守世贸组织规则的问题。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前世贸组织总干事雷米(Pascal Lamy)曾经承认,尽管中国在落实世贸组织承诺长清单方面做得“着实不错”,但“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摆脱批评”。特别是,雷米指出,一些服务业开放不足,知识产权保护也有待加强。

这些都是公允的批评。事实上,中国政府本身也希望更快地开放金融服务业,但金融脆弱性要求它采取渐进方针。而尽管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它从一开始就应该更加严肃地对待这个问题。

至于美国,其贸易代表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便在紧密监控中国的遵守情况。其2016报告承认中国加入世贸情况复杂,但总体持积极看法,强调要扩大与中国的双赢贸易和投资。

但2017年——特朗普执政的第一年——美国贸易代表报告没有提到积极结果。相反,美国贸易代表主张美国“错误地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它所提出的条件没能确保中国实施开放、市场导向的贸易机制”,集中抱怨了中国的产业政策,而这基本上都不属于世贸组织范畴。

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向“中国制造2025”战略发难。中国制造2025战略由中国国务院在2015年提出,其目标是提振先进信息技术、自动机器工具和机器人、航空和航天设备、电动汽车等产业在内的十个战略性产业。美国贸易代表报告警告说,该战略的“终极目标”是在目标产业“捕获更大的世界市场份额”。

巧合的是,中国制造2025战略部分正是受到美国政府自身对研究和开发的巨量投资的启发。事实上,该战略只是为了在2035年(而非2025年)将中国制造能力提升到世界主要制造强国的平均水平,这是一个相当温和的目标。但即便中国想制定更加宏大的目标,目前在中国的目标产业的世界市场上份额远高于中国的美国,又有什么权利阻止中国参与争夺?

据美国贸易代表报告,问题在于中国政府用来实现中国制造2025目标的政策工具“大多前所未见,其他是世贸组织成员不曾使用过它们。”此外,它们中“包括了大范围的国家干预和支持,旨在通过限制、利用、歧视或掣肘外国企业和它们的技术、产品和服务来促进中国产业的发展。”

但报告没有具体指明这些敢干预。这不足为奇,因为中国国务院也没有具体列出会使用哪些政策工具。而美国对知识产权问题的怨气可以理解,但可以通过世贸组织来解决。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方针表明,它不仅仅想要确保中国遵守已有规则,还想阻止中国赶超美国技术。这对中国来说显然是不可接受的。

特朗普政府在去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印证了这一解释,其中主张,美国将“对我们在全世界所面临的的日益加剧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竞争有所应对。”中国被列为“美国实力、影响力和利益”的主要挑战者,一个“试图破坏美国安全与繁荣”的对手。这一角度提高了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的风险,即因为老牌力量担心崛起的对手而导致冲突。

我们仍有可能避免贸易战。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很想缓和紧张,其最近承诺“大幅”降低美国进口汽车和进一步开放中国金融服务业就是明证。特朗普随后回应,与中国的贸易谈判进展“很好”。

我们希望贸易战鼓可以通过谈判和互相妥协停歇。接下来,美国和中国领导人可以将注意力转向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更大的问题,从而避免让贸易战损失小巫见大巫的冲突。

http://prosyn.org/jeAsuPD/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