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为何中国不会向特朗普屈服

发自北京——上个月,美国总统特朗普颁布了专门针对中国的钢铁和铝制品关税。4月2日中国宣布对128种美国产品征收关税。特朗普随后宣布对大约相当于500亿美元进口额的另外1300种中国产品征收25%关税。针锋相对之下,中国威胁对美国106种出口产品(包括大豆,汽车和飞机)加征25%关税,一旦美国关税生效就立刻执行。

毫无疑问,一旦这些措施生效,就等于爆发了一场贸易战——而且是一场美国不太可能打赢的战争。

尽管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贸易战中没有赢家,但也有人辩称特朗普的行动是一种精明的谈判策略,以驱使中国调整其贸易政策,例如要求外国企业分享自身知识产权来换取中国市场准入。然而特朗普并不了解这类谈判的基础:他以为拥有贸易赤字的一方必然具备更强的谈判地位。实际上盈余国往往处于强势地位,因为它已经积累了一批对其“对手”的财务权益。

对于坐拥超过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的中国来说正是如此。当然,如果中国政府抛售其持有的美国国债,因此产生的债券价格下跌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一观点无效。中国甚至不一定要靠抛售来发挥影响力。随着美国债务规模的扩张和利率上涨,就算是有关中国可能会停止购买美国国债的传闻都足以拉低美国国债价格并加速其利率的上涨。这将进一步削弱各大金融市场的信心——它们早就对特朗普的贸易战满腹牢骚,总统每宣布一次关税,市场就展开一轮抛售。

但还有更深层次的理由让我确信中国不会向特朗普低头。美国和中国的关税都会严重伤害美国人。例如特朗普对钢铁和铝的关税将迫使美国汽车行业对消费者提价,因为其主要生产原料会变得更贵了。中国的报复还会损害到美国其他重要经济部门,从农业到制造业都无法幸免。

虽然中国的工业和消费者也会因贸易战而受到伤害,但该国的领导人可以压制利益集团并扼杀抗议活动。无论如何公众舆论都在很大程度上会支持对美报复。中国人对十九世纪的鸦片战争依然记忆犹新——当时这个“中央帝国”尝试抵制英国迫使其开放鸦片及其他进口产品的举措,但却饮恨而归。伴随这些举措而生的所谓不平等条约是中国“羞辱世纪”的一部分,而这个词汇的崇高地位对现代中国大众意识的重要性就跟美国人对“自由”这个词的理解一样。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只有中国在面对贸易欺凌时拒绝退缩才算是克服了那段屈辱的历史遗产。再加上特朗普朝三暮四的坏名声,中国领导人愿意与特朗普就其国家贸易政策的改变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似乎很小。

即使中国决定向特朗普做出一些让步也意义不大。例如,为了满足特朗普减少双边商品贸易逆差的要求,中国可以减少向美国直接出口的商品,而是在台湾和其他国家绕个圈子,把产品的最后组装放在那里。这一结果虽然在经济上毫无意义;但双边赤字本身的概念就是如此,因为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产品其实包含了很高比例的来自韩国,美国和其他地区的中间产品。

真正重要之处在于2008年以来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持续下降,目前仅相当于GDP的1%。而美国的外部赤字却在增加,但这并不是贸易政策的结果;而是源自于共和党持续扩大财政赤字并减少国民储蓄的财政政策

而特朗普对中国知识产权“盗贼”的抱怨确实有一定道理。但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技术专长和谈判技巧,而不是在知情不足的情况下直接出言威胁。至关重要的是这还需要与其他与中国有类似不满的合作伙伴进行合作,最好包括通过世界贸易组织等以规则为基础的机构所施加的压力。

但特朗普的战略则与之背道而驰,他认为多边主义和双边谈判都不适用于中国。然而,这种策略已成功迫使中国在2004~14年间允许人民币升值37%并打击假冒美国商品和盗窃美国软件的行为。

无论如何,现有贸易机构的缺点并不足以让人诉诸于激进且无效的单边主义。这种做法在1980年代并不奏效,当时里根总统对日本商品施加的所谓“自愿出口限制”最终却使日本企业得益,而美国的境遇在该限制撤销后才得以改善。 2002年小布什总统试图通过施加钢铁关税来保护就业,谁知因此流失的职位却多得多

特朗普也可能想绕开WTO,因为美国不是每场争端都必赢的。但它确实有着90%的胜率。但这也并不是说美国从未违反国际规则;它最近的举动可比那些它们本应回应的中国政策更加明显地违反了这些规则。

虽然中国可能为特朗普做出一些保留面子的姿态,但实质性的让步是不可能的。特朗普的战争无助于改善美国的外部平衡,产出,就业或实际工资,也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照片,自鸣得意的推文或歌功颂德的福克斯新闻报道能改变这种状况。

http://prosyn.org/YMUlLfU/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