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litz283_Alex WongGetty Images_trump rally Alex Wong/Getty Images

美国往何处去?

纽约—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支持者在特朗普本人的煽动下攻击国会大厦是他在众多共和党人的协助和怂恿下长达4年攻击民主体制的可以预见的结果。而且,谁也不能说,特朗普没有提前给过我们警告:他拒绝承诺和平的权力移交。得益于他大刀阔斧削减企业和富人税、取消环境法规并任命对企业友好法官的许多人都知道他们是在与魔鬼做交易。要么他们相信自己能够控制他所释放的极端势力,要么他们根本不在意。

美国将向何处去?特朗普仅仅是某种异数,亦或是一种深层次国家弊病的表征而已?美国还值不值得被信任?4年后,制造特朗普及其背后给予其压倒性支持的政党的力量会不会再次胜利?我们能采取哪些措施来防止出现这样的结果?

特朗普是多种力量联合作用的产物。至少1/4世纪以来,共和党人一直明白,只有接受反民主措施(包括压制选民和重新划分选区)和盟友,包括宗教原教旨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民族民粹主义者,它才能代表商业精英的利益。

当然,民粹主义所体现的政策与商业精英背道而驰。但许多商业领袖不惜耗费数十年时间掌握欺骗公众的能力。大型烟草公司耗费巨资支持律师和伪科学,否认其产品对健康的不利影响。而大型石油企业则采取类似手法否认化石燃料助长气候变化的作用。他们知道特朗普是自己人。

而后,技术进步提供了快速传播虚假/错误信息的工具,而美国金钱至上的政治体制导致新兴科技巨头免于承担责任。上述政治体制完成了另外一件事:它制定了一套为上层人士带来巨额收入和财富增长的政策(有时也被称为新自由主义),同时导致其他地方几乎完全陷入停滞。很快,预期寿命下降和健康差距拉大就成为这个处于科学进步前沿国家的标志。

新自由主义势力承诺财富和收入会缓慢流向底层其实质是一种欺骗。随着大规模结构变化导致的美国大部分地区去工业化,那些留守的人只能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他们自己。就像我在著作不平等的代价人民、权力和利润中所警告的那样,这种有毒组合为潜在煽动者提供了诱人的机遇。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正如我们所反复看到的那样,美国人的创业精神,加之缺乏道德方面的约束,为骗子、剥削者和潜在煽动者提供了大把的机会。特朗普这个虚伪、自恋的反社会分子,既不了解经济也不欣赏民主,却成了当下的风云人物。

消除特朗普依然构成的威胁是现在的当务之急。众议院现在应当对其进行弹劾,而参议院也应在一段时间后对其进行审判,以禁止他再次担任联邦公职。向世人证明,包括总统在内的任何人都无权凌驾于法律之上符合民主和共和两党的利益。所有人都必须理解尊重选举结果及确保权力和平交接是一种必须。

但我们绝不能高枕无忧,除非深层次问题最终得以解决。许多问题都需要跨越巨大的难题。我们必须调和言论自由与社交媒体能够而且已经造成巨大损失责任之间的关系,从煽动暴力、挑起种族和宗教仇恨直到政治操纵等诸多方面的问题。

美国和其他国家为体现广泛社会关注长期对其他表达形式加以限制:一个人不能在拥挤的剧院里大喊着火、从事儿童色情活动或进行诽谤和污蔑。的确,某些独裁政权滥用上述限制并损害基本自由,但无论民主政府做了什么,独裁政权总会找借口合理化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们美国人必须改革政治制度,以保障基本投票权和民主代表制。我们需要出台新的投票权法案。原有针对南方的投票法案诞生于1965年,因为剥夺了非裔美国人的选举权,从而确保内战结束、重建开始以来白人精英持续掌握权力。但现在,反民主行为遍布全国各地。

我们还需要减轻金钱对我们政治的影响:在美国这样不平等的社会,没有哪种制衡制度可以发挥效力。而任何基于“一美元一票”而不是“一人一票”的制度受到民粹主义煽动的蛊惑都很容易。毕竟,这样一种制度该如何为整个国家的利益服务?

最后,我们必须解决多方面存在的不平等。对待入侵国会大厦的白人叛乱分子以及今年夏天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和平抗议者的区别再次向世界各地民众展示了美国的种族不公问题有多严重。

此外,2019年新冠疫情凸显了美国经济和医疗不平等有多严重。就像我所反复强调的那样,对制度的细微调整不足以大幅改观美国根深蒂固的不平等现象。

美国对国会大厦袭击事件作何反应将在很大程度上说明国家的走向。如果我们不仅要求特朗普承担责任,而且走上推动经济和政治改革解决造成他有毒总统任期深层次问题的艰难之路,那么未来的光明就有希望。幸运的是,乔·拜登将于1月20日就任总统。但解决美国长期存在的问题需要不只一个人——也不止一任总统的力量。

https://prosyn.org/xUSQR0L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