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enami156_Win McNameeGetty Images_trumpyellingbleh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特朗普政权下的失信美帝

特拉维夫—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部队撤离叙利亚的突然决定为土耳其针对库尔德人发起进攻扫除了障碍,这是对战略盟友极为不守信义的行为。有言道,如此不忠是法西斯和独裁统治的做派。而如今,美利坚合众国作为一个全球领导者,本应是崇高思想的代表,却沦为了一个背信弃义的帝国。

基于库尔德人曾是美国对抗伊斯兰国(ISIS)的战争中最忠诚与强力的盟友,直到上周还曾与美国士兵共享军事哨所,但特朗普依旧满不在乎地抛弃了库尔德人。况且,基于特朗普长期给他人带去惨烈打击的背叛行为的政治手段下,此次提到的库尔德人也仅仅因为是就近发生的事情罢了。早先,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Paris Climate Agreement), 厚颜无耻地把美国化石燃料大亨的经济利益放于全人类的存亡之上时就定下了这位美国总统的基调。

此外,特朗普还退出了“伊朗核协议”( Iran nuclear deal)恢复了对伊朗的制裁,即使伊朗已经遵守了协议义务(并在美国退出后继续维持了一年时间)。其欧洲盟友同样无法幸免:特朗普不仅屡次抨击“北约”(NATO; the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盟友,其政府如今更是正在针对价值75亿美元的欧洲商品进行贸易制裁。日前,特朗普还吹嘘道,美国无疑将赢得此次与欧洲的贸易战。

欧洲方面也同样因特朗普抛弃库尔德人而遭受损失。考虑到这是一次持续性的战乱,如果那些由库尔德人为主的叙利亚民主军队关押的数千名ISIS囚犯逃脱(且部分已经逃脱),那么受到美国排挤的欧洲盟友才是受难者。当然了,特朗普对此表示并不在意。甚至在新闻发布会上漫不经心地说道: “囚犯们想逃到欧洲去,那就随他们去吧。那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家。”

无论是作为全球领导者,亦是盟友或合作伙伴,美国的信誉已经荡然无存。同时其它国家对于美国的行为也在作出相应调整。以印度为例,其先前与美国维持了十年且愈发深入的关系,如今正致力于与中国和俄罗斯建立密切联系。(值得注意的是,库尔德人已力争与俄罗斯达成一份可靠的协议,这让克林姆宫的区域影响力进一步加强。)

同时,美国在东亚的盟友也不得不考量起如何减缓来自朝鲜的威胁,因为特朗普显然在朝鲜问题上失去了兴趣,并对朝鲜反复的短程弹射导弹试验表示并不在意。只因该导弹只能对韩国和日本造成威胁,无关于特朗普统治的美国纽约或华盛顿。更是宣称,自己“个人”并未因此遭受困扰。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目前来看,韩国正企图与朝鲜和解,日本则是将其国防预算提升到新的高度。不仅如此,在美国做出一次次失信之举之时,台湾似乎也愈发倾向于与中国大陆和解。

另一边,沙特阿拉伯也正在基于特朗普背信弃义的行为作出相应调整。上月,沙特石油设施受到袭击之后(来自也门由伊朗支持的胡塞叛军宣布负责,但责任广泛归咎于伊朗),特朗普示意将立即采取军事行动。然而,比起拿国家的安危赌在美国如今的信誉度上,沙特阿拉伯更偏向自我的应对策略。

实际上,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前不久,便已经将部署了几近四十年的空军指挥和防卫系统调离了海湾地区,此次撤军也是进一步使各方确定了美国全面撤出中东地区的计划。在此之前,伊朗击落了一架价值1.5亿美元的美国无人机,阻碍了美国具战略重要性的霍尔木兹领航观测,但美国方面却拒绝以武力作出回应。

此时,该区域内大规模的外交革命正在诞生,沙特阿拉伯似乎正要与伊朗达成和解。其它海湾国家加入此类协议的可能性也非常之大。

美国自身也迫切地希望能够面向伊朗进行一次谈判。毫无疑问,特朗普肯定是想提出一份新的核协议以博取单方面的胜利,即使新的核协议相较于奥巴马所达成的可能也并不会有多大的改善。这就像是“美-墨-加协议”(USMCA)并未在“北美自由贸易总协定”(NAFTA)的基础上有所改进一样。虽特朗普可能将自己捧为“协议技巧”大师,然而如果相较于以经商起家的伊朗人,他也不过是一个学徒罢了。

完全处于特朗普压制之下的以色列才是最无力应对美国无情背叛的“盟友”,因为这也将进一步加强伊朗的严峻区域势态。固然,特朗普已经表示了对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的支持,并愿意就一份正式的美国-以色列防御条约展开讨论。但是,如果伊朗决定就以色列针对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军事设施的反复袭击行为进行报复的话,那么就并不保证美国仍然会支持其盟友——以色列了。毕竟,像库尔德人一样,以色列也未“在诺曼底登陆中帮助「美国」”,这显然是保证美国忠诚度的先决条件。(当然,特朗普并未提到,他的父亲其实也并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出力;并且他本人也逃避了服役,他的几个儿子也未参与越南战争。)

针对土耳其方面,特朗普威胁道,如果土耳其在战争中针对库尔德人作出任何他觉得“出格”的事情,那么他将“摧毁泯灭”土耳其的经济。随后便发出了一封怪诞滑稽的,威胁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别逞英雄”。

可是,埃尔多安为什么要听特朗普的?早先不是已经顶着特朗普的强烈反对从俄罗斯那里购买了S-400导弹?还是说特朗普只是暂时没有把特权发放给土耳其:即屠杀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的绿灯?据报道,埃尔多安直接将信扔进了垃圾桶里,但这也并不令人意外了。

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曾建议外交决策制定者“手持大棒,轻声细语”。但特朗普似乎是一种恰好相反的做派。除了对历史和地缘政治的无知以外,特朗普更是盲目地信仰着他那所谓的“伟大而无与伦比的智慧”,漠视着以他为圆心的核心圈子以外所有人的存亡。不过,这位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所引发出来的国际威胁,不容小觑。

https://prosyn.org/NkEtAJt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