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achs312_MattDunhamAFPGettyImages_johnsontrumptheresamay Matt Dunham/AFP/Getty Images

英美民主危机

纽约—全世界最受尊重也最具影响力的两个民主国家—英国和美国—最终是怎么让唐纳德·特朗普和鲍里斯·约翰逊成为掌舵人?特朗普称约翰逊为“英国特朗普(原话)完全有道理。这也绝不仅是性格或风格相似的问题:它同时反映了政治体制的明显缺陷,而最终导致这样的人获得权力。

特朗普和约翰逊都是爱尔兰物理兼心理学家伊恩·休斯所谓的“精神错乱患者”。特朗普经常撒谎、传播种族主义,而且曾有过大规模税务欺诈行为。美国特别法官罗伯特·穆勒在其对特朗普2016年总统竞选长达22个月调查所得出的结论报告中描述了特朗普屡次妨碍司法公正的案例。特朗普被20多名女性指控性侵犯,并曾在录音中大肆吹嘘这种行为,他还指示他的律师非法支付封口费,而这种行为构成了竞选资金使用的违规

约翰逊的个人行为也同样毫无节制。他也被普遍认为长期说谎,个人生活一片混乱,包括两次婚姻失败和成为首相之前显而易见的国内争执。他曾屡次因撒谎和其他不名誉行为而遭到解雇。他于2016年领导英国脱欧运动时的主张已经被事实证伪。担任英国外交大臣时,他曾两次泄露秘密情报一次是法国有关利比亚的情报、另一次是英国有关伊朗的情报。像特朗普一样,他在所有年龄段都有很高的不支持率,而且拥有随选民年龄而攀升的支持率。

特朗普的任职记录已经进一步体现出一个政治难题。他的政策往往不受欢迎,而且很少反映绝大多数公众舆论。他最重要的立法胜利—2017年减税法案—即使在当时也颇具争议,而且现在依然如此。他在气候变化移民沿美墨边境修筑隔离墙削减社会开支终止奥巴马医改关键条款、退出伊核协议以及许多其他问题上的立场也同样如此。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低于50%,目前仅约为43%,却拥有53%的不支持率

特朗普利用紧急法和行政命令来推行他不受欢迎的议程。虽然法院已经推翻了许多法令,但司法过程缓慢、曲折而且具有不可预测性。在实践中,在宪法摇摇欲坠的约束下,美国正在与想象中的一人统治无限接近。

约翰逊的情况可能非常相似。在与欧盟进行的脱欧谈判暴露了脱欧运动在2016年全民公投前的谎言和夸大其词后,公众舆论转而反对英国脱欧这一约翰逊的标志性问题。尽管公众和议会多数派强烈反对无协议脱欧,但约翰逊已经承诺,如果他未能通过谈判达成替代方案,那么无协议脱欧就将成为他的选择。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能够回答这两个颇受尊敬的民主国家如何让精神错乱者掌权,并允许他们推行不受欢迎的政策问题。但还有一个答案是更深层次的。

显而易见的答案是特朗普和约翰逊都赢得了近几十年来感觉被社会所抛弃的年长选民的支持。特朗普尤其吸引那些因贸易和技术进步而流离失所的老年白人男性保守主义者,而且,在某些人看来,美国民权运动、女权运动和性权利运动也同样是不被这些白人老年男性所接受的一部分。约翰逊则吸引那些遭到去工业化沉重打击的老年选民,还有那些渴望回到英国掌握全球权力的光荣岁月的人。

但这并不能充分说明原因。特朗普和约翰逊的崛起还反映出更深层次的政治失败。反对他们的政党,分别是民主党和工党,未能满足因全球化而流离失所的工人的需求,从而导致这些人走向右倾。但特朗普和约翰逊所追求的政策—在美国为富人减税,在英国无协议脱欧—却恰恰与其支持者的利益相悖。

共同的政治缺陷来源于政治代表体制,尤其是两国首先越过标志线的投票体制问题。在单一成员区选出简单多数代表导致英美两国不像西欧比例代表制那样出现多个政党,而是促成了两国两大主要党派的形成。两党制导致政界赢家通吃,既不能代表选民的利益,也无法产生必须通过谈判和制定政策而让两个或更多党派接受的联合政府。

以美国为例。特朗普主宰共和党,但仅有29%的美国人认为自己是共和党人,27%认为自己是民主党,38%认为自己是独立人士,这38%的人不认同任何一个党派,但又找不到任何一方可以代表自己。通过在共和党内部掌权,特朗普以比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更少的选票进入总统办公室,但却拥有更多选举团代表的支持。鉴于仅有56%符合条件的美国人参与了2016年投票(部分因为共和党故意增加投票难度的努力),导致特朗普仅得到27%合格选民的支持。

特朗普控制着一个代表不到1/3选民的政党,并且主要通过颁布法令来进行管理。以约翰逊为例,不到10万名保守党党员选举他成为领袖,从而导致他成为首相,尽管其支持率仅有区区31%(不支持率却达到47%)。

政治学家预测两党制将代表中间选民,因为各个政党为赢得属于自己的半数及额外选票都会逐步靠拢政治中心。但实际上,近几十年来,竞选融资一直主导着美国的党派政治,因此政党和候选人都被吸引到右翼讨好富有的捐赠者。(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正在试图通过从小规模捐助者那里筹集大部分资金来打破大资金瓶颈)。

在英国,任何一个主要政党都不代表反对脱欧的多数选民。但英国政治体系可能仍会导致某个政党的某个集团为国家作出多数选民都反对的历史性长期选择。最可怕的是,赢家通吃政治已经导致两个危险人物在公众普遍反对的情况下赢得了国家权力。

没有哪种政治制度能将公众意志完美地转化为政策,而危险的激情也往往会迷惑、误导或动摇公众意志。设计政治制度是一项不断变化的难题。但今天,由于过时的赢家通吃规则,全世界历史最悠久也最受尊敬的两大民主国家正危险地步入到困难时期。

https://prosyn.org/tUc49nh/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