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美国和世界的转型

纽约——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美国的政治转型即将结束了。第45届美国总统将入主椭圆形办公室。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成为特朗普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则将与吉米·卡特、乔治·H·W·布什、比尔·克林顿和乔治·W·布什一道成为仍然在世的前总统。

关于特朗普可能的国内国外政策的猜测多如牛毛,但其中没有多少是真有意义的。竞选和执政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行为,没有理由以特朗普处理前者的方式来确定后者。我们也还不知道主要顾问是谁以及他们将以何种方式合作(以及合作的成效如何)。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但在所有这些不确定性中,有些事情我们是确定知道的。首先是塞满高难度国际挑战的收件箱将会等待着特朗普。可以肯定,没有哪个问题能与巅峰时期的冷战相媲美,但单是困难问题的数量和复杂性就是现代以来史无前例的。

位列榜首的将是中东问题,该地区已经陷入严重解体状态。叙利亚、伊拉克、也门和利比亚都面临着内战和代理战争的威胁。伊朗核条约最多只能在未来有限的时间内管理伊朗政权的一个方面。伊斯兰国(ISIS)可能失去其根据地;但它和其他恐怖组织将继续在未来数年造成恐怖主义威胁。成百上千万难民的困境不仅造成人道主义悲剧,而且也为地区和欧洲国家带来经济和战略负担。

欧洲已经面临许多重大挑战,包括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英国脱欧、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兴起以及低迷的经济增长速度。土耳其国内反自由主义日趋抬头和国外的善变举止造成了特殊的问题。叙利亚库尔德人是美国反对伊斯兰国最佳拍档的事实进一步加大了即将做出的外交政策选择的难度。


中国的崛起和战略野心、朝鲜的核弹道导弹发展及诸多有争议的海洋和领土要求严重威胁到东亚地区的稳定。在南亚,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有武装冲突史的有核国家间再次出现了紧张局势。阿富汗的未来同样无法确定,十多年的国际参与和援助都未能建立起一个有能力的政府,也未能平息塔利班及其他武装反对派。

在家门口,石油资源丰富的委内瑞拉有不少与失败国家相吻合的特点。在非洲,治理不善、经济增长低迷、恐怖主义、内战或两者兼备正在吞噬很多国家。在全球层面,对于重要领域鲁莽行为的规则和处罚少之又少(其中最至关重要的是网络空间)。

尽管竞选与执政不同,但特朗普的竞选加剧了他所面临的困难。通过在“美国第一”的平台上展开竞选活动,特朗普已经迫使美国盟友就继续依赖美国是否明智的问题提出了质疑。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明确消亡已经使亚洲和南美对美国政策的可预见性产生了不安,他们怀疑美国是否将继续主导全球贸易抑或接受某种形式的保护主义政策。墨西哥在竞选期间受到了特朗普的单独批评,因此在贸易和移民方面都面临着一系列独特的问题。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即将上任的总统及其周围的顾问将面对压力迅速解决所有这些关注和问题,但他们在上述领域循序渐进才是明智之举。现在及未来几个月的优先事项将是确定新政府成员。约有四千个职位必须被填满。新政府还要学会合作并审查现有政策,之后才能进入新政策的确定阶段。新政府的头100天将面临高度关注——以及迫切的期待。但在1,460天的总统任期中头100天并不具备神奇的魔力。最重要的是把事情做好,而不是在星期二之前把事情做完。

其他政府不应坐等新一届美国政府尘埃落定,而应当抓紧自己的时间。盟国们必须思考他们还能为共同防御作出哪些贡献。他们可以提出并分享关于如何应对俄罗斯、中国、伊斯兰国、朝鲜和伊朗的理念。同样,他们可以开始思考如何在缺少全新美国主导协议的情况下保护并推动全球贸易发展。在这个全新时代,全球秩序和混乱之间的平衡不仅取决于美国的行动,而且越来越多地取决于其他美国长期盟国的所作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