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来自特朗普的美国经济需要

纽约—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令人震惊地取得胜利,这非常清楚地表明了一点:太多美国人——特别是白人男性——感到落后。这不只是一种感觉;许多美国人其实一直感觉落后。数据与他们的愤怒一样清晰的证明了这一点。我反复指出,一个不能让人口中大部分人“实现”的经济制度是失败的经济制度。那么,当选总统特朗普应该对此做些什么?

在过去三分之一世纪中,美国经济制度的规则被改写,它有利于顶层,有害于整体经济,特别有害于底层80%。特朗普获胜的讽刺之处是他现在所领导的共和党正是极端全球化的推手、也是能减轻极端全球化所带来的影响的政策框架的反对者。但历史很重要:如今中国和印度已经融入了全球经济。此外,技术一直在飞速进步,以至于全球制造业工作岗位数量不断下降。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其影响是特朗普没有办法让大量高薪制造业岗位回归美国。他可以通过先进制造业让制造业回来,但不会产生多少新岗位。他也可以让工作岗位回来,但都将是低薪岗位,而不是20世纪50年代的高薪岗位。

如果特朗普真心要解决不平等性问题,他必须再次改写规则,让它有利于全社会而不只是和他一样的人。

首要任务的提振投资,从而重塑强劲的长期增长。具体而言,特朗普应该着重于基础设施和研究支出。对一个经济成功基于技术创新的国家来说,目前基础研究投资占GDP之比还不如半个世纪前,这简直令人震惊。

改善基础设施能增进同样滞后的私人投资回报。确保中小企业——包括女性所领导的中小企业——能获得更多融资也能刺激私人投资。碳税能提供三重福利:企业因为二氧化碳排放成本增加而作出调整进而带来更高的增长;环境变得更加清洁;税收收入可以用于基础设施融资和引导缩小美国经济差异的措施。但是,考虑到特朗普否认气候变化,他不可能会利用碳税(这还可能导致全世界开始对生产方式违反全球气候变化规则的美国产品征收关税。)

美国还需要全面仿真改善收入分配。美国的收入分配情况是发达经济体中最糟糕的之一。特朗普承诺提高最低工资,但他不可能实施其他关键变化,比如增强工人的集体议价权利和谈判实力、限制CEO薪酬和金融化等。

监管改革必须超越限制金融部门作恶的范畴,确保金融业真正服务于社会。

4月,奥巴马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发布了一份简报,指出诸多行业出现了市场集中度增加的趋势。这意味着竞争减少、价格升高——从而必然导致真实收入降低,效果等价于直接降低工资。美国需要阻止市场力量的集中,包括所谓的共享经济所表现出来的集中。

美国的累退税制也必须改革。这一税制有利(且只有利)于富人更富。一个显而易见的目标应该是取消资本利得和股息的特殊待遇。另一个目标是确保公司缴税——一个或许可行的方法是降低在美国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的企业的公司税率,而提高不在美国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的企业的公司税率。但是,身为这一制度的主要受益者之一,特朗普承诺推行有利于普通美国百姓的承诺是不可信的;共和党的税收改革通常大大有利于富人。

特朗普很有可能也无法推进机会平等。如果美国想避免沦为新封建国家,让发达与落后在代际之间传递,那么确保全民学前教育和加大公立学校投资至关重要。但特朗普对这一问题几乎没有提及。

重塑共同繁荣需要扩大平价住房和医疗、确保退休基本尊严、让所有美国人(不论家庭贫富)都上得起与其能力和兴趣相配的大学的政策。我可以看到身为 房地产大亨的特朗普支持群众住房计划(大部分好处将流向像他这样的开发商),但他承诺废除平价医疗法(奥巴马医保)将让数百万美国人失去医疗保险。(大选后不久,他表示他会在这个问题上保持谨慎。)

不满的美国人——他们的不满来自几十年的被忽视的历史——所造成的问题不可能马上解决或用传统工具解决。一套有效的战略必须考虑更加非常规的解决方案,而共和党公司利益集团是不会同意的。比如,应该允许个人通过增加社会保险账户投入,从而相应地提高退休金来增加退休保障。而全面的探亲假和病假政策有助于美国实现压力较小的工作/生活平衡。

类似地,按时缴税者买房应该获得首付20%、与他们维持债务能力相称的住房融资公共选项,其利率应该略高于政府借贷和维持债务的利率。偿债可以通过所得税渠道。

自罗纳德·里根总统挖空中产阶级、让增长的收益向顶层集中以来,许多事情发生了变化,而美国的政策和制度跟不上变化的节奏。从女性在劳动力中的角色,到互联网的崛起和文化多样性的增加,二十一世纪的美国已经从根本上不同于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如果特朗普真的想帮助感觉落后的人群,他必须超越过去的意识形态斗争。我刚刚提出的日程不仅仅事关经济,也事关培养一个有活力的、开放的、公正的社会,以实现美国人最珍视的价值观憧憬。但尽管这在某种程度上与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一致,但在某种程度上,它们之间是对立的。

我通过模糊的水晶球预测规则将改写,但并不会纠正里根革命——让如此多的人落后的罪恶之旅的里程碑——的巨大错误。相反,新规则将让制度更加糟糕,将更多的人排斥出美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