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癌症与发达程度有关吗?

斯坦福——

癌症有时被视为是富有国家的常见疾病,但在贫困国家,它也是诱发重病和死亡的主要因素之一。事实上,到2020年底,全世界大约1500万人口会患上癌症,其中大约60%的患者来自发展中国家。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尽管发展中国家的人们较少能够活到癌症最易入侵的年龄,缺乏营养、直接接触到环境中的病毒和有毒物质,加之就诊和治疗措施匮乏,都导致癌症的发生率和死亡率不断升高。许多贫困国家的人们死于癌症,而这些癌症在一些相对富裕的国家中是可以预防和治疗的。他们同样还遭受着其他的灾祸,例如传染类疾病。那么,对此复杂的难题我们能够而又应该做些什么呢?

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陈冯富珍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医疗系统是为了应对传染类疾病,而并非是癌症而设计的。考虑到传染疾病造成的严重不良后果,我认为这种策略是理智的,同时许多传染疾病能够使用相对较小的费用预防和治疗。

在发展中国家诊断和治疗最常见的癌症需要在基础设施上投入极为可观的资金。正如陈和天野指出:

“大多数国家缺乏给癌症病人提供医疗救助的资金、设备以及具有资格的医护人员。三十个国家连一台放射治疗的机器都没有,其中半数国家在非洲。这些国家当然没有能够用于癌症长期治疗的财政资源、设备、技术、基础设施、工作人员以及培训。”

想要开始弥补这些方面的不足,“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工作涉到使这些国家拥有使用放射性药品的能力。但是这种技术倘若没有接受过良好培训和有动力的工作人员去使用也不会获得成功。”

然而,这种方式的目的性不强而且很难使资金投入得到高回报。正如联合国的数据所指出,许多能够预防和治疗的传染性疾病仍然是威胁贫困国家人民生命的一个祸根。在2008年,大约2500万的疟疾病例中,将近100万患者死亡,其中绝大多数是五岁以下的儿童。在几乎所有疟疾盛行的贫困国家中,人们不能得到足够的抗疟疾类药物(尤其是以青蒿素为基础的综合治疗)。

疟疾的发生率可以通过正确使用灭蚊化学药剂DDT而大幅减少,但是联合和国家控制中心由于误信一些关于其毒性的误导观点而削减了其流通性。数以百万计的人们患上了其他被忽视的热带疾病,其中包括淋巴丝虫病和霍乱。

尽管在过去的十年中艾滋病全球范围的传播小幅下降,在2008年270万的人口感染了艾滋病,并有200万人死于和艾滋相关的疾病。截至2008年底,超过400万来自低水平或中等水平收入国家的患者接受了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但是超过500万HIV呈阳性者没有接受任何治疗。全球新增肺结核病例在不断上升,而且许多新型多重抗药性的细菌的大量涌现令人担忧。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显示,全球大约15%的人口没有安全的饮用水源。“在2008年,26亿人口没有符合卫生标准的室内或室外厕所可以使用。11亿人在户外排便。”传统处理排泄物的方式会助长一些传染类疾病例如血吸虫病、沙眼、肝炎病毒和霍乱的传播。

许多癌症很可能是由慢性病毒感染所诱发。这构成了另一个原因来解释为什么通过提高安全水源、增强基础卫生、增加抗生素和疫苗的使用比建立使用放射性医疗设施在对抗传染性疾病方面更加明智。在一些技术落后但是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东国家,它们拥有放射性治疗设备,但是这些设备似乎是国家级艺术品,从来没有使用过,或者因为电压过高或者突然断电损坏过。许多贫困的国家没有任何的卫生学校。当来自这些国家的公民出国留学时,他们通常居住在那里,或者说他们对这个和他们以前培训的地方截然不同的低技术环境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

尽管使用巨额的设备、高昂的化学治疗药物、以及极其复杂繁琐的医疗手段例如骨髓移植可能不太明智,但绝不能下定论我们应该彻底地放弃发展中国家的癌症治疗。有的时候,预防、诊断以及治疗的投入是很有收效的。预防甲型肝炎和乙型肝炎(以及丙型肝炎 当可以研制成功投入使用时)的疫苗不仅仅减少了病毒感染的发生率,同样减少了后遗症如肝硬化和肝癌的发生率。大众通过努力减少空气污染和吸烟可以减小肺癌在亚洲和非洲的猖獗之势。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另一个例��就是宫颈癌。许多癌症都通过抗人类乳头瘤病毒疫苗得以避免。乙酸能够诱发宫颈癌的发生,同样也可以通过冷冻治疗法治疗。

在全球医疗资源有限的前提下,我们的底线是我们需要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从而使用最低的花费给大数人口带来深远的影响。